金融教育家赵家和:我用一生积蓄投资祖国教育

2016-06-12 13:48 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  我有话说
2016-06-12 13:48:28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廖慧

  甘肃庄浪,是地处黄土高原的国家级贫困县。在那里,通过刻苦学习考上大学,改变命运是许多孩子从小到大奋斗的目标。在庄浪一中读高二的少年魏涛涛就是这些孩子中的一个。父亲早亡,母亲改嫁后,只有年迈的爷爷奶奶和残疾的叔叔抚养他成长。贫困的家庭状况让他比衣食无忧的同龄人懂事很多。在全县最好的高中读书,虽然带给了他和家人希望和荣耀,但同时也意味着沉重的经济负担。

  高一的时候,魏涛涛通过申请成为了甘肃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资助的对象。每年2000块钱的助学金虽然不多,但对于每个月生活费必须严格控制在100块钱之内的他,却是实实在在的雪中送碳。在学校里,学习是魏涛涛生活的中心,而围绕这个中心的基本点只有一个:省钱。为了省钱,他舍不得去食堂吃饭,走一个半小时的山路回家背点面粉和土豆就是他半个月的干粮,买菜得挑最便宜的,肉和水果更是奢望。

  对资助他读书的人,魏涛涛知道那是清华大学一位已经去世的老教授。但他不知道,捐资助学时大方慷慨的赵教授在世的时候,在省钱方面其实和他不相上下。

  节俭的“有钱人”

  在女儿赵蕾的记忆中,节俭是父亲一生的习惯。她回忆说,在美国的时候,她们一家甚至没有吃过西瓜。因为他们生活的地方西瓜比较贵,只有在母亲生病的时候,父亲才会允许他们买西瓜吃。

  1998年,赵家和在德克萨斯州做客座教授。美国大学开出的薪水不低,但他为一家三口每个月订下的生活费标准只有100美元。他的妻子至今记得为了省钱,她是怎样地精打细算,“我们在美国最常吃的就是鸡腿,因为那是最便宜的。我和女儿还特别关注打折信息,看哪里有卖特价的食品。”那时,每个月如果能省下几块钱去吃一顿中式自助餐,则是全家人奢侈的享受。

  事实上,不仅仅在美国,赵家和一生都过着非常简朴的生活。他的家在清华大学旁边的一个普通小区里。这套有电梯的房子是他们在2005年才搬进来的。而如果不是因为妻子实在爬不动楼梯了,他们一家四口可能依然住在建于80年代的砖混楼里。搬家以前,为了在50多平米的房子里腾出一间做客厅,女儿赵蕾从小就只能打地铺。

  赵家和去世后,家人一直保留着他房间的原样。打开衣柜,8件领口和袖口已经磨得有点毛的衬衣和4件西服就是他的全部行头。作为国内著名的金融学家,退休后他还经常会去世界各地讲课、做顾问。不管去哪里,他来来回回穿的就是那几件衣服。妻子说,2000年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买过新衣服。

  生病以前,赵家和最大的爱好是摄影和旅游。客厅里挂着的两张放大后的照片是他在西藏和秘鲁拍摄的。照片照得很好,无论取景还是色彩都有专业的水准。我以为他至少会为自己的爱好买一套专业装备,但他的妻子拿出的却是一个小小的松下数码卡片机。那也是一家人共用的相机。

  教授的秘密

  很长一段时间,赵家和老师的学生刘迅一直有个疑问:老师攒那么多钱到底要干嘛?在认识赵家和老师的人中间,他的节俭并不是秘密。但作为赵老师最信任的学生之一,刘迅知道自己的老师不是穷人。1998年,得知刘迅的公司在深圳做股票投资之后,赵家和把自己的钱都交给了刘迅打理。

  有几年的时间,赵家和曾在深圳为一家国内知名的通讯企业做顾问,一年中会有几个月住在深圳。刘迅回忆说,每次回北京,老师都要退掉公寓,将生活必需品搬出来放在他公司的库房里。看到赵老师那些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家当,他常常想:“老师账户上的钱一直在增加,为什么他不愿意花点钱让自己过得舒服一点呢?请个专人打理公寓,或者至少住得好一点?”

  他甚至一度猜测,赵老师牺牲“当期的消费来投资”,应该有更大头的消费支出意向。但消费的对象是什么,他不得而知。直到2005年的一天,当刘迅告诉老师,他投资账户里的钱已经有500万时,赵家和说了一句:可以做点事儿了,答案这才揭晓——赵老师准备拿这些钱来资助上学困难的学生。

  接下来的事情让刘迅更加佩服,为了将捐资助学的事情落到实处,赵家和专门联系了北京郊区的一所高中,调查高中孩子的消费情况,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