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国内> 正文

信用体系成分享经济发展关键 如何积极推进建设?

2016-09-22 10:03 来源:半月谈网  我有话说
2016-09-22 10:03:09来源:半月谈网作者:责任编辑:袁晴

  分享经济近年来在社会生产生活领域逐步渗透,近乎无所不包。半月谈记者调研了解到,信用体系已成分享经济进一步发展的关键,其不完善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阻碍了分享经济的发展。与此同时,政府主导、市场充分参与,通过创新技术、管理手段等筑牢社会信用体系的蓝图正在各级政府和不同的企业间形成,有望助推分享经济跟上甚至超越国际市场发展速度。

  民间征信平台成市场信用识别“利器”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此前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显示,去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万亿元,保守估计参与分享经济的活动总人数超过5亿。报告预测,未来五年我国分享经济增长年均速度将在40%左右,到2020年分享经济规模占我国GDP的比重将达到10%以上。

  在分享经济发展过程中,信用体系的作用不容忽视。受访专家指出,没有信用体系,很多分享经济平台企业基本上就会缺乏最基本的“生存”保障。鉴于当前信用体系顶层设计尚未成型,民间征信起了关键作用。

  阿里巴巴旗下的芝麻信用眼下正在多个领域被广泛应用,平台目前已接入200多家商户,其中分享经济平台企业占到相当比例,包括滴滴出行、小猪短租、闲鱼、永安自行车等平台。其中,用于个人真实身份认证的信用产品“真身”在滴滴出行平台已有数亿次调用,仅乘客端就覆盖了2000万~3000万人。

  除身份认证、支付实名认证等个人基础信息录入以外,用户在“小猪短租”平台进行注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芝麻信用,并推出600分以上免押金入住服务。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陈驰说,对于平台来说,借助第三方征信公司的基于个人支付等经济行为的信用评分是判断个人信用很重要的客观依据。

  记者调研发现,涉及生活消费和服务领域的一些较大平台发展相对较快,除市场需求旺盛、覆盖用户范围更广等因素外,民间征信平台在这些领域的高效应用成为市场培育的重要助推器。

  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表示,相较于金融借贷而言,实际上生活场景中的信用使用频率更高、市场需求更大,且市场信用体系的应用不仅有效规范各方行为,也有助于培养用户累积个人信用的意识。比如永安自行车平台上使用芝麻信用分的频次达到3000万人次,但仅有42人违约;神州租车平台上使用芝麻信用分后整体违约率降到了千分之三。“这些都明显优于市场规定的标准。”

  业内专家认为,民间信用体系的建立和应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传统经济环境中“非交押金不租”的“定律”,而分享经济的规模化发展,离不开完善的信用体系“保驾护航”。

  信用体系建设亟需形成合力

  记者走访发现,对于分享经济乃至市场经济整体发展而言,目前国内的信用环境仍不成熟。民间征信机构积极尝试但政府参与程度较低、线上线下信用信息脱节等问题较为突出。

  一方面,民间征信为主要信用参考,政府参与度低,导致信用的权威性、完整性不足。记者采访多家分享经济平台了解到,民间征信机构的信用评分等是其目前可依据的最核心信用。由于相关政府部门的权威信用并未真正介入,信用判断还比较单一且不够权威。一位公司负责人说,过去公安部门开放的个人头像数据库使得平台能较易识别身份信息录入者与实际入住者是否为同一人,这比文字信息录入更加精准。但近期出于对此类平台和模式可能存在风险的担忧,相关部门将这一数据库撤回了。

  类似的,中国人民银行早在数年前就开发了央行信用评分,但只提供银行使用,一直未对消费者开放。业内及相关专家指出,数据只有用起来才有价值,未盘活的政府数据只会越放越没用。

  另一方面,线上线下信用信息脱节,对信用评价的真实性整体把控有限。例如在电商、餐饮、住房等平台上的用户评价也是消费者判断商户信用的重要依据,但这些平台普遍存在的“刷单”等现象却让这一信用信息的实用性“大打折扣”。再比如在打车、住房等平台上也出现过“信用登记为一人,实际入住、驾车的却是另一人”的情况,这也埋下了较大安全隐患。

  “很多情况下,线上线下的信用是割裂的,很多线上信用信息到了线下没有制约力,分享经济难以做大。”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说。

  与此同时,一些专家提出,重构信用社会还面临其他难题,如社会信用较难量化、网络信息收集涉及的信息真实性判断难、个人隐私泄漏以及数据被滥用等问题也影响了各项社会信用指标的评定和应用,而一些企业将信用作为不正当竞争工具则可能引发更严重的后果。

  期待征信体系和分享经济能“弯道超车”

  信用是市场经济的基础,现今开放社会的信用建立更加倚赖信用机制的完善。业内专家认为,我们应更积极地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以实现基于移动支付的社会信用建设和分享经济能“弯道超车”。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夏杰长说,要大力发展分享经济就必须要解决信用体系、服务标准问题。他指出,要鼓励分享经济企业与政府监管部门共享数据,从而减少因为信息不对称导致的矛盾。

  贵州贵安新区大数据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汪军表示,探索建立适应共享经济发展的信用体系,包括传统的金融诚信,还要对个人网络交易诚信、社交诚信等进行评估。英国政府在打造共享经济全球中心的过程中,对诚信建设采取了完善网络身份验证等措施。目前英国公民仅会在使用某些政府提供的在线公共服务时,运用这套系统来证明自身身份,如在线查看驾照信息、申报退税、查报企业汽车税等。但为了促进共享经济的发展,这套系统将有可能逐渐从政府公共服务延伸至重要的产业领域。

  中央财经大学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高炽海认为,在社会信用的构建过程中,政府应发挥“采信”优势,而在建立市场规则和底线约束的前提下,由市场化信用体系承担“评信”和“用信”职能。

  此外,朱巍等专家认为,信用流动的前提是个人数据保护法的建立。民间机构毕竟以盈利为目的,政府信息宜科学合理地对其开放,且政府部门数据需有选择性地流向市场,一方面关键部门的敏感数据要严格把控,而其他非敏感数据的流动也要先经过脱敏处理。而由于企业的信用和成长性较难判断,风险较大,为此除个人信用建设外,也应建立一套针对平台企业的征信体系。(半月谈记者 王存福 阳娜 刘怀丕)

[责任编辑:袁晴]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