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国内> 正文

大写的服,刷屏级“走转改”稿件原来这样炼成

2016-09-23 10:06 来源:网络传播杂志  我有话说
2016-09-23 10:06:35来源:网络传播杂志作者:责任编辑:袁晴

  从办公室到乡间路,“长征路上奔小康”网络媒体“走转改”四川站的征程,是对参与者一次全身心的洗礼;用脚采访用心感受,近60家网络媒体悄然展开一次创意与技术的大比拼。究竟“走转改”报道刷屏级的精品佳作如何炼成?传播君一路观摩,为你揭秘。

大写的服,刷屏级“走转改”稿件原来这样炼成

  中国军网记者高飞在四川站的头一篇稿件,一直到启程后的第二个晚上,才最终完成。“第一天太匆忙,也没有太多积累和沉淀。”高飞并不急着匆匆交稿,更让他焦虑的,是怎样找到一个别样的视角。

  每次走转改,采访量都很大,而且以集体采访为主,时间有限。要讲好长征这个宏大的主题,并非易事。高飞想写的,不是流水账,不是千人一面,而是带有思辨性、有见闻更有思考的报道。

大写的服,刷屏级“走转改”稿件原来这样炼成

  高飞在采访中

  借助《开讲长征:四川老乡咋个摆龙门阵?》这篇稿件,高飞把采访团一路深入芦山、宝兴、小金等地走访的故事串联起来。

  在毛泽东、朱德长征旧居,一位藏族婆婆轻推房门,像是打开一段尘封的历史。高飞选偶然拍到的这张图片作为开篇图,仿佛一种隐喻,把读者引入连环画一样的文章中去。

大写的服,刷屏级“走转改”稿件原来这样炼成

  一位藏族婆婆慢慢打开一扇门

  “写稿时我就想,看到这几个人物,能不能关照到我们自身?其实,我们的求学是长征,事业是长征,婚恋、养育子女也是长征……长征很多时候是一个象征。”通过这篇文章,让我们看到过去的历史,也看到了现在的四川,更看到了生活在红军长征走过的地方的这些人们的新长征,这就是高飞所想体现的关照感。

  “我是一个记者,同时我也是一个读者,真正能吸引我们的是好故事。怎么把思想性融入网络化的作品中,是我们要思考的。”高飞以这样的执着坚持,又持续写作了《想一想,饿着肚子穿着单衣爬雪山有多难》《追寻红军,我们如何才能不掉队?》等颇受好评的文章。

  “听说宝兴县已经下过今年第一场雪。”《翻越夹金山体验红军长征中最艰辛一关》开篇一句话,就把中青在线总编助理唐轶带入了情节。“很喜欢这篇文章的叙事方式,值得我们这次长征报道团队学习。”

  何晞宇试着爬上一座高不过20米的小土坡,感到气喘嘘嘘

  这篇博得大家肯定的走转改稿件,来自封面新闻记者何晞宇,一个低调的80后女孩。用近似游记的方式记录长征,是她的最大特色。

  “长征我不了解啊,学校里学到的知识肯定不够的啊。”自如的笔法源于背后不断的积累。何晞宇房间的案头,就摆着两本书:曾长期研究长征历史的《纽约时报》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写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长征亲历者李一氓写的回忆录《模糊的荧屏》。看起来翻的次数不少,书角已经卷边。

大写的服,刷屏级“走转改”稿件原来这样炼成

  陪伴何晞宇一路“走转改”的《模糊的荧屏》

  “我的目标读者是年轻受众。大部分年轻人对长征并不这么熟,我需要带他们进入情境。我也是年轻人,我就是我的目标受众,真正要给别人讲解这些故事,就必须做好功课,现场观察和采访。”四川站采访的地区大多山高路险,5天1500多公里,近一半时间在车上,而何晞宇就是利用车上的时间啃书,下车再一头扎进采访。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一篇篇有人物、有史料、有细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的优质稿件。

  何晞宇个人喜欢看感性的报道,她最崇拜的新闻记者是范长江,“我写我爱看的东西,我没有想过别人也会喜欢看,但我至少要对得起我自己,对得起我的采访对象。”

[责任编辑:袁晴]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