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仕坤:晴隆山顶的脱贫苦思者

2016-10-09 13:14 来源:当代先锋网  我有话说
2016-10-09 13:14:25来源:当代先锋网作者:责任编辑:廖慧

姜世坤(资料图)

  明代武举邓子龙花甲之年受命兵驻安南卫时,在安南城外“莫忙亭”题联曰:“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喝一杯茶去;因公苦,因私苦,苦中作乐,再上四两酒来。”

  “绝顶现孤城”之安南,便是有“三月未曾晴”之称的晴隆。

  400多年后,一位“坐在农民当中看不出是官”的县委书记,时常捂着疼痛的胸口、瘸着痛风的双脚,“踏破青山路一条”,大步奔走在晴隆山间的脱贫攻坚路途上。“从放牛娃成长为县委书记”,病痛却悄然夺走他46岁的壮年之躯。他生时的“名利公私”,已然成为晴隆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一段悲怆的历史回响。

  他念兹在兹的二十四道拐旅游开发,已经声名鹊起,惠及一方百姓。2016年深秋,晴隆山下,二十四道拐旁熊熊燃烧的篝火,是晴隆百姓的节日狂欢,更是在纪念这位在晴隆耕耘六载的“农民县委书记”。

  姜仕坤,原晴隆县县委书记,因心脏病突发,生命止于2016年4月12日。

  雄奇的晴隆山顶,从此再无姜仕坤的身影。

  姜仕坤(左)到大田乡走访贫困户刘凡斌。(资料图)

  “去买口锅回来,先把年过了”

  脱贫攻坚,这个时代重任,时刻考验着贵州各级党员干部。贵州400多万尚未摆脱贫困的百姓,全面小康的路在何方?哪些人能带好这条路?

  在贫困的晴隆县,姜仕坤面临的严峻现实是,30余万人口中,接近三分之一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对于“山高、坡陡、谷深”且产业基础薄弱的晴隆而言,要在2018年实现所有贫困乡镇全部“摘帽”、贫困村全部出列、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实现同步全面小康,谈何容易!

  说晴隆是贵州脱贫攻坚的一个主战场,显然所言非虚。因此,在晴隆做县委书记,必须具备“巨大勇气和情怀”。

  这种“勇气和情怀”,蕴含着夜不能寐的艰辛。在晴隆县委三楼一间大约15平方米的办公室,姜仕坤经常在此烧姜开水泡脚,熬夜苦思发展之策。

  人非钢铁之躯。在同事面前,姜仕坤曾吐露过到晴隆工作后的感受:“非常累!”

  初到晴隆的姜仕坤,似乎收到当地干部群众给出的两份“见面礼”:惰性与贫困。

  特别是轰动一时的“晴隆黄金案”过后,因官商勾结的腐败窝案影响,消极情绪蔓延,晴隆很多干部思发展、谋出路的精气神很差。刚到晴隆工作不久,看到如此情景,心急如焚,姜仕坤私下对同事说了四个字:“真的想哭”。

  在领导干部面前,姜仕坤是条硬汉,“想哭”但不会哭。但在群众面前,姜仕坤确实哭过。

  据晴隆县委副书记王琴回忆,2010年春节前,姜仕坤被任命为晴隆县代理县长。在大田乡董箐村调研时,所走访人家基本都是家徒四壁,在最后一家时,看到屋子里除了显眼的半边锅,再没像样的家什,姜仕坤流泪了。含着泪,他从裤兜里摸出两百元钱,递给主人,轻轻地说:“去买口锅回来,先把年过了……”

  同样在董箐村,皮肤黝黑、身材瘦小的农村妇女陶金翠,与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丈夫,育有三个儿女,其中一个天生智力低下。“家里五六个人,吃穿都是我一个人管。人家吃白米饭,我们吃苞谷面。”一说起自家的境况,陶金翠泣不成声。

  一栋大约50平方米的简陋瓦房,已经维修过多次,昏暗的屋子里,吃饭睡觉同处一室,牛圈与堂屋右侧的住屋相连,这便是陶金翠的家。

  不久前,姜仕坤遍访贫困户,访到陶金翠家。见到一贫如洗的这家人,姜仕坤甚为震惊。他问瘦小的陶金翠,“你会做点什么活路?会不会养猪?”陶金翠说“会”。

  后来,姜仕坤协调了扶贫资金,自己也掏了些钱,给陶金翠家买了一头母猪和一头小牛。母猪下崽,卖了3000块钱,这足以让陶金翠一家欣喜。

  在精准扶贫中,陶金翠家获得了一万多元的房屋修缮款,她们自己也去借了点钱,在老屋的旁边修起了一座小平房,共花了四五万元。

  不善言辞的陶金翠,说起这些事儿,点头说“姜书记对我们百姓好!”

  姜仕坤清楚,在晴隆,这样的人家,肯定不是少数。他们的出路在哪里?姜仕坤常常陷入沉思。

  “在这种基础上发展产业、搞扶贫,相当困难。”王琴回忆说,姜仕坤常常感叹:“脱贫攻坚,我们任重道远啊!”

  姜世坤(中)在光照镇与养羊户交流。(资料图)

  “像个兽医”

  6年后的今天,从晴隆县城前往董箐村,虽然已经全程沥青路,直接通达农户家,但道路依然崎岖。好在村民恋故土,对这一方山水不离不弃,哪怕路途遥远,也要绝地逢生。

  曾经的董箐村几乎“与世隔绝”。村委会副主任李安珍,1989年嫁到这里,当时“看到种什么庄稼都难,一年种只够半年吃,一年只赶两次场,年头一次,年尾一次,这日子怎么过?想想就哭”。

  李安珍养过猪、养过牛,但是养殖周期太长,赚不了什么钱。

  2011年底,李安珍觉得董箐这个地方适合养羊。她是一个经常读书看报的人,有股闯劲,就带着乡亲一起养羊。来年冬天,她们的羊被冻死许多,损失惨重,李安珍灰心了,准备放弃,便四处打听哪里需要她这样的工人,打算进城打工。

  跟着李安珍养羊的邻居们一听说她要走,就找到她,说“你喊我们养羊,你走了我们怎么办”。李安珍进退两难。

  这个时候的李安珍,似乎明白了刚开始准备养羊时丈夫的劝诫:“你带头养羊,自己能不能养好还不好说,怕会让大家越养越穷。”

  正在此时,村里来了一个人。按李安珍的说法,这个人“像个兽医”,总往羊圈里钻、往羊群中站,羊身上多脏都能用手去摸,还问了李安珍给羊驱虫、免疫之类的一些兽医问题。

  “像个兽医”的人问:“养羊有什么困难?”

  李安珍回答说:“羊总是生病,损失太大。”

  李安珍说不想养羊了,要去城里找工作。“兽医”说你不要放弃,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想办法。

  没过多久,这个“兽医”又来了。李安珍说这个地方发展太慢,还是想出去打工。于是,“兽医”给李安珍算起了经济账,认为她在家养羊还是比进城打工划算。

  直到第三次来,李安珍才知道这个“兽医”是县委书记姜仕坤。

  第三次来时,他问李安珍:“你的羊卖了没有?”

  李安珍说:“没有卖。”

  姜仕坤问:“为什么没卖?”

  李安珍说:“人家不要。”

  姜仕坤问:“人家为什么会不要?”

  李安珍说:“我也不知道。”

  聊着聊着,姜仕坤来到羊群边,说:“我知道了,你们的羊个头太小,不达标。”

  李安珍更没了信心,说“还是去打工”。

  姜仕坤知道,在这个小山村,李安珍是个文化人,她走了,养羊脱贫的事情就会半途而废。见李安珍坚持要进城打工,极少生气的姜仕坤急了,用手指着她,大声说:“你不能走!”

  缓过神来的姜仕坤,对李安珍说:“你要坚持,要有毅力,你是养羊的带头人、实践者,你走了其他人心里也没底了。有什么问题我们帮助解决,你放心带领大家养羊。”

  李安珍很珍惜与姜仕坤这位“像个兽医”的县委书记之间的情谊。如今谈起姜仕坤,李安珍常会呜咽,于是会抬头看看天,待情绪稳定后继续讲述她和县委书记之间的故事。

  李安珍说,姜仕坤知道山上哪些中草药能治羊的什么病。姜仕坤所讲的那些“秘方”,她都会记录下来。

  “我会按照姜书记的愿望,把羊养好!”李安珍说。

  如今,“晴隆羊”已经成为当地重要的产业之一。

  把姜仕坤当成“兽医”,其实也正确。

  2012年、2013年,晴隆的冬天很冷。姜仕坤很关心养羊户如何让羊群过冬,总有人反映说羊被冻死了。姜仕坤通过走访发现,羊不是被冻死的,而是被饿死的。

  回来后,就召集全县乡镇干部开会,自己就像一个技术人员,在台上给大家“上课”,让大家备足羊群过冬的草料,随时注意羊的消化情况。

  养羊是姜仕坤的大事业。在姜仕坤的茶几上,摆着一本《羊生产学》。

  在扶贫领域著名的“晴隆模式”,便是以养羊为主要途径的脱贫致富之路。“晴隆模式”起初是一种较为粗放的养殖模式,晴隆县草地中心与农户“产权共享,利润分成”。姜仕坤经过与农户、企业负责人、政府职能部门进行广泛沟通后,认为只有把产权完全下放给农户,才能激发更大的养殖积极性。

  于是,便有了现在“晴隆模式升级版”。其主要内涵有二:一是农户拥有完全产权,县草地中心只提供服务,二是加大技术投入,繁育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晴隆羊”。

  晴隆县县长查世海说,在晴隆的许多地方,除了种草养羊,没有别的更好出路,“姜仕坤书记对这个问题思考颇多,思路也比较成熟”。

  “晴隆羊,领头羊。”在沙子镇三合村,“晴隆羊繁育中心”规模甚大,从门前向外望去,养羊的皇竹草郁郁葱葱。

  附近村民蒋丽一家四口,以前住的是破瓦房,家庭年均收入只有5000元左右,是晴隆县精准脱贫帮扶对象。而今靠种植皇竹草,每亩可收入四五千元,另外还种植薏仁米,一年收入三四万元。蒋丽一家逐渐接近了“产业脱贫”目标。

  “晴隆羊繁育中心”是姜仕坤倾注大量心血的地方,中心工作人员都说,“姜书记是半个羊专家”,经常在此与工作人员探讨技术问题。姜仕坤希望从这里牵出去的“晴隆羊”,能为贫困百姓闯出一条长久的致富之路。

  “二十四道拐”为引领的文化资源,让晴隆也走上了旅游发展的道路。

  “二十四道拐”为引领的文化资源,让晴隆也走上了旅游发展的道路。

  “把二十四道拐推出去”

  按姜仕坤的设想,晴隆要想尽早实现脱贫目标,旅游产业必须搞起来。

  “贫困县搞旅游,困难非常大。”姜仕坤很清楚自己面临的各种障碍和困境,其中包括本县干部的反对意见。

  姜仕坤没有因为有领导干部反对大搞旅游业而拍桌子。他以一贯内敛的性格,开始谋划如何用一个“切实有效的活动来统一思想”。

  不止一次,姜仕坤站在晴隆山顶,注视着二十四道拐;也不止在一次会议上,强调“要站在更高层面,把二十四道拐推出去”。

  作为二战期间滇缅公路的关键路段,晴隆二十四道拐早已名扬天下。但这段“历史的弯道”,很久以来并未对当地百姓的生活质量提升产生实质性影响。姜仕坤认定,二十四道拐景点必须深度开发,“旅游业是老百姓脱贫致富的主攻方向”。

  晴隆县委常委、副县长付明勇说,在旅游业培育上,姜仕坤真是“费尽心机、想尽办法”。

  为了研究二十四道拐的旅游推广,姜仕坤对其了解可谓细致入微。在一次旅游分析会上,他向参会领导干部提问:“你们有谁知道‘美军墙’‘公鸡坟’分别在第几拐?”这个提问难住了几乎所有参会者,仅一位参会干部正确答出。

  曾引起广泛关注的电视剧《二十四道拐》,背后的“主推手”就是姜仕坤。他希望《二十四道拐》能够“让更多人更长久地记住晴隆抗战史,更有效地传承、传播晴隆历史文化,为旅游业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姜仕坤的目标,是把以二十四道拐为引领的文化资源,塑造成“国际化”旅游品牌,把二十四道拐打造为“二战遗址公园”。了解姜仕坤的同事说,这是他的“大手笔”。

  而今,根据姜仕坤的设想,在晴隆山顶,一座集历史文化展示、体验、观景等功能为一体的观光台迎风而起。山下,“史迪威小镇”的异域风格甚是夺目,在此举办的汽车拉力赛以及各种民族文化活动,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者。

  2015年国庆节,二十四道拐车流如织、游人爆满。付明勇在现场拍照发给姜仕坤,姜仕坤回复说:“只要把晴隆旅游搞起来,再苦再累也值得。”

  2016年五一小长假期,晴隆24道拐景区接待游客16.7万人次,国庆节期间,二十四道拐景区接待游客22万人次。

  负责二十四道拐景区开发运营的巅峰集团副总经理陈永益回忆,姜仕坤曾对他讲,二十四道拐景区开发的一切问题,都可以在他这个县委书记面前解决。“晴隆的旅游,没有姜仕坤的努力,不可能‘一夜成名’。”

  发展旅游业,城市必须整洁干净,这是形象问题。姜仕坤刚到晴隆时,便找到县城建局局长姜文新“开小会”。姜仕坤说,现在这个晴隆县城又乱又脏又小,要下决心把城市建设搞起来。

  在晴隆县委县政府的院子里,找不到一间能够容纳二三百人的会议室,为了与数量众多的拆迁户商讨拆迁安置事宜,最后在县武装部食堂里,临时布置了会场,会场没有布置主席台,姜仕坤坐在人群中,和大家慢慢商讨各种细节问题。

  让姜文新记忆犹新的是,姜仕坤要求拆迁安置方案必须让群众满意,要让拆迁户拆迁后不负债,否则拆迁方案不予批准,“他把自己当成一名拆迁户了”。

  初到晴隆的姜仕坤,誓言“五年之内要让晴隆城市面貌打个翻身仗”。而今,姜仕坤的誓言基本变成现实。尽管县城街道依然较窄,但干净整洁、秩序井然,一座新城正在建设当中,拔地而起的新高楼,昭示着这个山区小县城未来的方向。

  离新城不远的地方,晴隆“民族风情街”初见雏形。这里的商户,大多都是附近村庄的拆迁户。李国良是附近五里村农民,通过土地置换,他得到了“民族风情街”黄金地段大约150平方米的一块地,盖起了三层小洋楼。

  李国良是最早在“民族风情街”建房子的拆迁户,而今,他们三兄弟都搬进来了,都成了城里人,房子紧紧挨着。他们的房子,都经过统一规划,门面用于出租,预计每年可收入租金将近3万元,等这个地方的旅游业发展起来了,租金还有上涨空间。

  姜仕坤曾经讲过,晴隆必须围绕二十四道拐“玩车子”、围绕“晴隆模式”养羊子、围绕茶马古道玩茶子。道理不深奥,却是姜仕坤在晴隆6年的思考所得,对亟需创新发展思路的晴隆来说,“三个围绕”弥足珍贵。

  做产业,“一定要对得起老百姓”

  长流乡,晴隆县最偏远的乡镇,离晴隆县城100多公里。早前,这里的干部“只需要维护社会稳定,谈不上有什么发展思路”。

  长流一位乡干部,十年没去过晴隆县城。在这里,“一年能见到三位处级干部,就已经很幸运了”。人们常说,长流的干部,“从星期一睡到星期五就行”。

  太偏远太穷,很多干部不愿去。

  晴隆县委办副主任李秀松是姜仕坤的得力助手。姜仕坤希望李秀松去长流,把长流从贫困泥潭中拉出来。

  对那个“很多干部把惰性当常态”的地方,李秀松当初也不情愿去。带着几分忧虑,他还是把这个责任顶了起来,调任长流乡党委书记。

  既然来了,就不能辜负组织的重托,不能让姜书记失望。李秀松记住了姜仕坤的嘱咐:只要把干部激情点燃了,就有信心打一场脱贫翻身仗。

  姜仕坤并没有把长流的事情丢给李秀松就不管了。为了鼓舞长流干部群众的士气,只要在工作上有亮点,姜仕坤就会在各种场合给予表扬。

  “我知道姜书记的良苦用心,他希望长流不要再被当成可有可无的地方。”李秀松说。

  脱贫需要产业,这是李秀松关心的问题,更是姜仕坤时刻不忘的事情。“我也是农民的儿子,我们做产业,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老百姓,不能搞空架子。”姜仕坤总是站在农民的角度思考问题。

  贫困户家里几口人、养一头牛与养一只羊、牛羊吃的草量有多大差别、对农户收入的影响有多大,姜仕坤都细细掌握。

  李秀松说,在姜仕坤口中,“没有大而不当的大套话、大道理,都是如何谋发展的大实话、方法论”。他常常要忍着痛风引发的剧痛,步行一两个小时,进村走访调研。

  因为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姜仕坤也算见多识广,对一些骗取政府资金和农民钱财的的所谓“产业”十分警惕。在听说长流乡要与一位“大老板”联合大规模种植辣木后,姜仕坤仔细询问了相关情况,并提醒李秀松,一定要搞清楚这个“老板”的意图,搞清楚他仅仅是来出售苗木的,还是真心实意谋产业长远发展的,不要让老百姓失望,对党和政府失去信心。

  “这种决策方式,来源于姜书记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他知道有很多所谓老板,就是想短期利益,拿到钱就走了。”李秀松说。

  李秀松说,在脱贫攻坚中,姜仕坤不盲目、不跟风。姜仕坤经常晚上打电话给李秀松,商讨决策的科学性、是否可落地以及老百姓能否从中获得实际利益。

  因为在2015年度晴隆县对乡镇第三、四季度党建约谈考评中,长流乡综合排名连续位列乡镇最后一名。刚到长流不久的李秀松,没有因为是“从县委办下到乡镇”就得到偏袒,被责令在全县干部大会上作表态发言,要把长流的工作抓上去。

  “如果不给老百姓办点实事,将来你会后悔的。”姜仕坤对李秀松说。

  这也是姜仕坤对全县干部的要求。在一次全县组织工作会议上,姜仕坤说:“干部干部就是要先干一步,干部只有干事,人生才有价值。而现在我们有的干部存在懒散慢浮拖等消极应付的思想,这就错过了干事创业的最好时机,如果再过十年二十年那时都快退休了,想干事都没有机会了。”

  姜仕坤考虑到晴隆干部多年来地处偏远深山,思想观念、视野等容易受阻,2015年,分2批组派干部到清华大学和苏州干部培训基地学习。

  姜世坤(右二)在煤矿检查安全生产工作。(资料图)

  “我这几天确实太累了”

  在姜仕坤的日常工作中,扶贫是一以贯之的关键词。他生长在农村,长期工作在基层,很清楚底层百姓的所思所虑,在他内心深处,帮助老百姓脱贫致富,是一份真诚的责任。

  “不把老百姓的事情放在心上,就不会有强烈的责任感,就不能在其位谋其政。实际上家里已经习惯了姜书记经常不回家。千千万万的基层干部都在这样干。姜仕坤同志是基层干部的一个缩影。”查世海动情地说。

  2012年刚任县长时,有一次姜仕坤去花贡镇大寨村调研,行至途中,天降大雨,道路泥泞,车上不了山。姜仕坤下车挽起裤管就往前走。因为他个子大,步子迈得也大,随行同事总是跟不上他。

  跟他一起下乡的年轻干部,经常累得气喘吁吁。姜仕坤说:“年轻人,加强锻炼啊!”

  姜仕坤患有比较严重的痛风,常常疼得走不稳路。晴隆肥姑素盐菜厂总经理王世莉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她去与姜仕坤商讨特惠贷的事情,发现姜仕坤走路一瘸一拐,就问:“书记,你怎么了?”姜仕坤若无其事地说:“哎,痛风犯了,没办法。”

  正是对工作的尽职尽责,以及对自己身体这样的“若无其事”,让王世莉越发对姜仕坤敬重有加。

  王世莉的工厂厂房刚开始建造时,姜仕坤看了施工现场,就问:“王世莉,你很有钱啊?”王世莉说“没有”,“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建?”姜仕坤问。

  刚从黔西南州建设局调任晴隆的姜仕坤,一眼就看出王世莉工厂厂房从设计到施工都存在极大浪费的问题。姜仕坤认为做企业,钱还是应该用在刀刃上。他并非只说说,而是迅速找来两位专家,为王世莉的工厂重新设计施工方案。仅此一项,就为王世莉的企业节约成本300多万元。

  “我们作为草根企业,没有多少钱去投资,政府的扶持很重要。姜书记为我的工厂付出了很多心血。”王世莉说,姜仕坤很严肃地告诉她:“你要去闯市场,市场起来了,我的群众脱贫才有希望。”

  姜仕坤说:“王世莉,我告诉你,我扶植的不是你,是你背后的那些老百姓。”

  而今,王世莉的盐菜厂已带动400多户贫困户就业增收。

  姜仕坤在开会时,时常会显得非常疲惫,扛不住了就捂着胸口进到洗手间。一同开会的其他同事问他有什么不舒服,他说“没事儿,洗洗就好了”。

  2016年4月9日,付明勇和姜仕坤一道,与一个旅游策划团队商讨方案。姜仕坤在会上表现出明显的倦意。散会后,付明勇问:“书记,你是对这个方案不满意,还是身体不舒服?”

  姜仕坤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病情的恶化。他没有正面回答付明勇,只说:“明勇,我这几天确实太累了!”

  没想到,这一次,竟成为付明勇与姜仕坤的最后一次会面对话。

  晴隆县委常委、县人武部政委崔战鹏说,晴隆县没有民兵训练基地,他想找一块30亩的地,把这个基地建起来。2016年县“两会”结束后,他向姜仕坤请假回家探亲,姜仕坤说:“你回来后,我们去看民兵训练基地那块地,我已经看好了。”但是在崔战鹏休假快要结束时,便接到姜仕坤去世的噩耗。

  “这块地在哪里?只有姜书记知道,他把这个秘密也带走了。”崔战鹏说,他失去了一位“好书记、好班长、好兄长”。

  内敛、温和的姜仕坤,会给同事推荐电视剧《北平无战事》,说其中的道理对公务员很有价值;也会推荐身边工作人员读读《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因为痛风,他会和患有相同疾病的同事分享治疗心得。

  牵挂群众,姜世坤常常深入基层同群众打交道。图为姜世坤在马场乡战马村了解群众农业生产情况。(资料图)

  “哥哥其实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骨肉连心。谈起哥哥,弟弟姜仕学忍不住流泪。

  姜仕坤要到晴隆工作前,叫来在黔西南州公安局工作的弟弟姜仕学。兄弟俩在家一起吃饭,姜仕坤边吃边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喊你来吃饭不?”姜仕学明白,哥哥的意思,是让他这个做弟弟的要保持平常心,不要因为哥哥工作变动有什么想法。

  这顿饭,让姜仕学铭记在心。哥哥在晴隆工作期间,他很少来晴隆,直到来为哥哥料理后事,才逐渐认识一些人。

  “哥哥其实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普通到我看不到一点县长县委书记的影子,他只是一位兄长,他的所作所为,也很普通,大家给了他这么高的赞誉,是我们这个家庭的荣耀。”姜仕学说。

  姜仕坤的母亲身体不好,但还在地里干农活。姜仕坤经常劝她“不要那么辛苦了”!

  “但奶奶说,我现在还可以做得,种点庄稼,养点鸡,喂点猪,有点收入,也可以减轻你的负担。”在姜仕坤女儿田姗灵记忆里,常常是“父亲劝说不动奶奶,只好顺应奶奶”。

  田姗灵清楚地记得父亲与奶奶的最后一次通话:“4月10日下午,父亲再次拨打奶奶的电话,劝说奶奶少种点庄稼,并告诉奶奶,他要到广州出差,但想不到的是,这竟然成了他与奶奶最后的通话!”

  在田姗灵眼里,父亲姜仕坤“是一个有孝心的人,是一个性格温和的人,是一个意志坚强的人,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是一个敢于担当的人”。

  据田姗灵回忆,2014年5月,她爷爷身体出了状况,医生建议必须做手术,但爷爷害怕上手术台,不答应做手术,迫不得已,姜仕坤只有在安排好工作后利用周末前往昆明去动员爷爷动手术。

  “后来,我听妈妈说起她到晴隆等爸爸一起前往昆明的过程,我心疼得掉泪。”

  那段时间,姜仕坤痛风病发,脚不能完全落地。开会时,他只能斜靠扶手,把脚搭在沙发上。田姗灵说,“这实在不礼貌,但参会的各位领导给予了理解,会议一直开到凌晨两点”。

  田姗灵回忆说:“因为痛风,一个晚上都难以入睡,第二天早上,爸爸才叫驾驶员朱叔叔给他煮了一大碗面条,他把面条吃得干干净净。爸爸稍微休息后,吃了速效止痛药,下午匆忙赶往昆明。怕爷爷看出他生病,爸爸只好硬撑,但还是一瘸一拐的,只好对爷爷说,他在上楼时不小心把脚崴了。好说歹说,劝说了4个小时,爷爷终于答应做手术。”

  “没有陪伴爷爷多长时间,爸爸又接到电话,有上级部门到晴隆县检查工作。”田姗灵回忆说,爸爸只好依依不舍辞别爷爷,不善表达的爷爷看到我爸爸的背影,又把他喊回来说,“老二,你要注意身体啊!”说完,爷爷哭了,爸爸也哭了!

  “去年,妈妈旧病复发住院,爸爸工作太忙,没多少时间陪伴照顾。”

  田姗灵记得,是一个星期天,一家人好不容易在医院相聚,她下午就要回学校,很希望父亲陪她去逛街买东西,和他聊会天。但是,姜仕坤却很为难,他对田姗灵说:“你妈妈生病了我都没有好好陪着她,你自己去买吧,我多陪你妈妈一会。”

  2015年,田姗灵要参加高考。考前几天,紧张的氛围和高强度的压力让她“感到慌张无措”。

  6月3日,姜仕坤特意打电话告诉田姗灵,他主持召开了晴隆县高考调度会。

  姜仕坤对田姗灵说,想到这些即将参加高考的孩子,就如同看到自己女儿一样,他希望这些孩子能有公平的机会去拼搏,去竞争,去奋斗,要尽最大努力为他们的高考创造最好的环境。

  “爸爸说这也是他对我的期望,我要好好珍惜自己所拥有的机会,相信我一定可以达成自己的理想。”田姗灵说。

  田姗灵说:“每次我和妈妈想念爸爸却很久不能见面的时候,我们就打开电视看看今天的新闻中有没有关于爸爸的报道。”

  “他一路走来,走得辛苦,走得坦然。”田姗灵如此评价父亲的离去。

  (原题为《晴隆山顶的脱贫苦思者——追忆贵州省晴隆县原县委书记姜仕坤》)

[责任编辑:廖慧]
独家原创

学习啦!看习近平教党员如何补“钙”强身

十八大以来,200多名中管领导干部因腐败问题被审查,100多万人因违纪违规受到组织处理……

[见证这五年•文艺创作]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

党的十八大以来,文艺创作欣欣向荣、气象万千,文艺事业蒸蒸日上、蓬勃发展。

习近平在金砖国家工商论坛上的重要讲话

2017年金砖国家工商论坛开幕式在厦门举行,习近平主席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

2017年金砖峰会为什么选择厦门,原来如此

中国首批经济特区之一
“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城市
2017“金砖峰会”的东道城市
厦门担负“承前启后”重要使命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