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国内> 正文

新办小学跑道被指有“毒” 数十名学生流鼻血

2016-10-20 08:03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我有话说
2016-10-20 08:03:09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张璋

 家长在泗泾三小校门外展示孩子流鼻血症状图片。

  家长在泗泾三小校门外展示孩子流鼻血症状图片。

  从9月23日开始,上海市松江区泗泾第三小学一年级学生小丽就再也没有去上过学。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她流了4次鼻血,最严重的一次,她一边吃饭,鼻血一边往饭碗里淌,把全家人都“吓傻了”。

  9月23日,小丽的母亲获悉,小丽所在的班级里至少有四五个孩子出现了类似症状。这些学生的家长们把照片上传到微信群里,他们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我不管到底是跑道问题,还是教室装修问题,我只有一个孩子,经不起这种试验。我们就在家待着。”9月23日开始,小丽在家学习,由母亲辅导功课,流鼻血的情况也暂时好转。

  从9月开学至今,据家长们自发统计,该校共有75名学生(一年级50人,四年级25人)开学后相继出现流鼻血、咳嗽、嗓子疼、身体瘙痒、皮肤起红疹、眼睛红肿等症状。这所今年9月刚刚开办的新学校总共只有一年级和四年级两个年级。一年级30多名学生自9月中下旬开始不再去学校上课,四年级几乎所有学生都已复课。

  日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对这所学校近来发生的情况进行了采访了解。

  新建学校操场异味重,孩子出现不适症状

  流鼻血的情况在校园里实际上一直没有中断过。10月14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来到该校,站在铺设着红白相间跑道的漂亮操场上,已经闻不到多大的橡胶异味。但这天以前,学生家长微信群显示,又有若干名已复课的学生流了鼻血。

  张达的孩子读小学一年级,孩子所在的一年级四班是距离操场最近的。开学后,孩子陆续出现了咳嗽、流鼻血等症状。

  对学校跑道的质疑,最开始就从一(四)班学生家长这里流传开来。经常去学校接送孩子的家长,站在教室就能闻出跑道产生的塑胶异味来。

  “我原来不相信,后来自己跑去学校找校长谈,去操场站了一会儿,胃就不舒服了。”张达本身是做工程的,自恃对异味的免疫力很强,一般的粉尘、异味他根本感觉不出来,但操场散发的这股异味令他担心。与副校长见面当天,他亲眼看见一个孩子淌着鼻血被送往医务室,卫生老师说是“挖鼻孔挖的”。

  张达带自己的孩子看了西医和中医,西医诊断结果认为是“过敏”,中医则诊断为“中毒表象”,“孩子不在学校就没事,去了学校就咳嗽,还流鼻血”。

  学生家长杨松是搞室内装修的,9月20日那天,他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去学校操场跑了一圈,“味道实在受不了,我就决定把孩子留在家里,不去学校了”。

  杨松的孩子本身就有过敏性咳嗽症状,但在上小学前,已经1年多没有发病了。这一次,咳嗽比以往更厉害,“医生说跟环境有关,在家就好好的,去学校回来就咳个不停”。

  身上起红疹的孩子也不少。据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这些孩子大多在家休息几天后,不需用药就能痊愈。

  有一个女生,开学后喉咙一直干疼,身上起小红点发痒,全部手指头脱皮,但在家休息几天后就自行痊愈了;另一个孩子,出现了打喷嚏、眼睛痒、嗜睡、身上起红点、流鼻血等症状,在家待了一段时间后,也好了;还有的孩子,家长描述开学9天,流鼻血两次、红眼睛一次、肚子疼两次,在家呆着就没事。

  四年级学生家长陈冰的女儿今年4年级,孩子9月从松江的另一所小学分流到泗泾三小。她告诉记者,此前孩子学校借用松江四中的新校舍上课,使用的也是新塑胶跑道,“同样是新建校舍,相比之下,泗泾三小的跑道异味大很多”。

  陈冰的女儿患有贫血,在泗泾三小读书时流过一次鼻血,“次数倒没有过去频繁。但学生这么大规模流鼻血,我第一次遇到,也不太敢把孩子往学校送。”陈冰说。

  家长与校方博弈,大多数人选择“复课”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面对家长的质疑,学校并非没有作为。9月30日,在跑道质疑的“高峰”时段,学校公布了一份由第三方检测机构出具的塑胶跑道检测报告。

  报告显示,一切合规。记者注意到,这份报告由上海坤达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即跑道的建设方送检。

  检测所依据的标准是上海市今年最新发布的学校跑道塑胶面层标准《学校运动场地塑胶面层有害物质限量》(T/310101002-C003-2016,简称《团体标准》),这份新标准对学校塑胶场地原材料、成品的有害物质种类及释放量限量等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规定。苯,甲苯、二甲苯与乙苯总和,甲醛等有害物质释放速率,均达到,有的还优于上海标准。

  此外,学校还组织老师到学生家庭进行家访,了解孩子们的情况,说服家长送孩子来上学;学校官方微信推出“秋季流鼻血”相关知识普及文章,提醒家长注意预防等;学校还给每一间教室配备了空气净化器、绿萝;一些落下课程的学生,学校还提供了补课时间表,安排补课。

  然而,即便如此,10月8日那天,还是有很多孩子没去上学。“我们班近50个孩子,一大半没有去。”陈冰曾以家委会成员身份代表家长与校方斡旋。

  陈冰说,家长要求全程参与各种检测,除了跑道,教室空气质量也应该检测,“检测出来没问题,但异味还在,总得查出味道从哪里来,怎么解决问题”。

  这一建议据校方称一直在“考虑中”,尚未给家委会明确回复。但看似强势的家长们,很快就暴露出了面对学校、面对老师时的“弱势”本质。

  “十一”假期过后两三天内,四年级学生陆续复课,就连自称“向来关注校园环境问题”的家委会代表陈冰也让孩子复课了。“四年级要参加绿色指标的全市统考,这个考试跟重点初中升学紧密相关,还有几次模拟考试,不去不行。”陈冰说,四年级家长复课极快,一方面孩子大些、抵抗力好些,另一方面,有较重的学业压力,“但我知道,家长对跑道和环境问题,都有顾忌”。

  更多的顾忌,来自“身份”。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泗泾三小的学生家长大多或在松江泗泾地区买了房子,或辛辛苦苦“混”到了120分积分,才能把孩子送进这所上海公办小学。

  “我老婆到现在还在读学位换积分,把孩子留在上海、留在身边实在不容易。也不想被学校、被上海列入‘黑名单’。”杨松原本跟妻子分工明确,他负责挣钱养家,妻子负责读书挣积分,“没准以后政策有变化,孩子可以在上海参加高考了”。

  但现在,整个家庭陷入“两难境地”:一方面,孩子没人带,只能送去一个私立的国学社每月花上1700元上课;另一方面,学校不给出具体解决方案,他又不敢把孩子“往火坑里送”。

  有些对跑道异味印象深刻的家长,执意要获取一块跑道样本,自己送检。正式向校方索要,被拒绝;打算自己“偷”一块跑道样本出来,却被保安拦在门外。

  “我说进去拿下作业,保安说一年级没作业;我说进去交请假条,保安说在门口请假就行。”一年级学生家长罗林告诉记者,学生家长现在都被严格控制在校外,接送孩子都不允许进出校园,“等于把家长隔离了,啥也干不了”。

  符合标准是否就是安全跑道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门采访了泗泾三小张副校长。采访中,他反复强调,学校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尤其是跑道检测的问题,9月30日公布的检测报告已经是校方组织的第二次检测了。他指出,目前,跑道异味已基本消除。

  张副校长明确称,学校认为没有必要再对跑道进行第三次检测,“每次检测,我们都有教育局质管办、施工方、监理方等5方人士现场监督执行,不存在(把检测物)掉包的可能性。”

  针对校舍环境问题,张副校长介绍,学校在验收时已按照《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范》中的一类民用建筑标准交付使用,因此不需要另行专门检测。但有家长告诉记者,学校目前除了一年级、四年级共用的那栋楼以外,另外几栋楼仍在装修过程中。

  张副校长称,目前大部分学生已经复课,且复课后并没有出现大范围流鼻血的情况。学校也在十一假期期间对跑道进行了冲水清洗等“物理”处理,“现在没什么味道了。刚开学时天气炎热,塑胶跑道遇热容易产生气味”。

  他表示,对于少部分尚未复课的学生,校方还会继续“联系沟通”。

  一名长期从事塑胶跑道有害物质研究的学者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实际上,符合上海市最新监测标准的塑胶跑道并非就是“安全的”,“上海标准出来后,业界也有不同声音,新标准的检测方法也有一些不妥之处”。

  这名学者认为,个别标准的制定,“牵扯”太多;而另一些更应该多检测的东西,却没被纳入进来。

  举例来说,上海新标准规定,固体原料中18种多环芳烃总和不得多于50mg/kg,“这种物质存在于废轮胎中,但它对于孩子健康有多大影响,并没有多少实证研究可以证明。定量为50mg/kg,依据是什么?有没有做过研究?到底人体能承受多大的量?”

  而另一种可能会对孩子健康产生更多影响的胶水有机溶剂——可溶性铅,上海标准规定原料中可以存在30mg/kg的量,“我还是那句话,它被允许存在30mg/kg的这个量,是怎么得出的?有没有经过实证考察?”

  这名学者认为,“毒跑道”检测标准方面,引入气味评定方法的“深圳方案”更全面一些。

  深圳标准要求,气味评定小组由5名不吸烟、嗅觉器官无疾病成员组成,在场地施工完成至少14天以后进行气味评价。气味评定一共分为“没味道”“有略微气味”“有不舒服的感觉”“有刺鼻的味道”“特别刺鼻使人受不了”等5个等级,前两个级别没什么问题,第三级就要进行味道处理,到了第四、第五级别就要对跑道进行铲除。

  中国塑胶跑道国家标准主要起草人、中国首位塑胶跑道研制专家师永昌之子师建华此前在介绍“深圳方案”时称,目前发现的“毒跑道”主要有3类问题:一是原材料质量不合格,铅、镉、铬等重金属超标;二是部分施工单位为降低施工成本,违规添加含苯溶剂,会排放有毒气体,会刺激黏膜,产生咳嗽、呕吐、头晕等症状,如果是儿童,可能会发生流鼻血的症状;三是厂家在原材料中掺入汽油、丙酮、天拿水等有害于人体的物质。

  师建华说,鉴别“毒跑道”最简单的办法是闻,鼻子贴近跑道闻,略有味道是没有问题的,但站着仍能闻到强烈的刺激气味,基本上可判定为“毒跑道”。

  (为保护被采访人隐私,文中所有家长、学生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璋]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