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国内> 正文

奥运冠军宫金杰:梦想可以被打倒,但绝不能被打败

2016-10-20 17:49 来源:中国青年网  我有话说
2016-10-20 17:49:54来源:中国青年网作者:责任编辑:杨煜

  北京时间8月13日凌晨5时11分,当冲过终点的宫金杰摘下头盔,泪水早已浸湿双颊。

  在当天举行的里约奥运会女子场地自行车团体竞速赛中,中国组合宫金杰和钟天使以32秒107的成绩夺冠。

  她们的成就将如头盔上穆桂英和花木兰的战功一样被载入史册,这是中国乃至亚洲第一枚自行车项目的奥运金牌。

  为了这一刻,宫金杰等待了整整14年,而中国等待了将近一个世纪。

  四年前,伦敦奥运会金牌得而复失的一幕成了中国自行车人心中的伤疤。而让人们欣慰的是,宫金杰在独自经历内心煎熬后,重新站在了自行车的赛场。

  如今,再次回首四年前的伦敦奥运会,宫金杰觉得,那既是失去也是收获,“伦敦的那段经历造就了更坚强的我。因为那次经历,才能让我在里约那么坚定、自信的去拼这块金牌。”

  运动场上的“女汉子”

  回忆起14年前第一次站在场地自行车赛场时的自己,宫金杰坦言,“其实那时候我对比赛规则都还没了解特别清楚,有点迷迷糊糊。”

  而在这次“捷安待”杯全国场地自行车锦标赛上,宫金杰获得女子青年争先赛第二名的成绩。很难想象,这次比赛距离宫金杰开始自行车项目训练仅仅不到一年。

  与其他女孩相比,童年时期的宫金杰是个典型的“女汉子”。“这孩子从小爱跑爱跳,同龄男孩子都超不过她。”宫金杰的父亲宫化伟回忆。

  宫化伟有三个女儿,宫金杰排行第二。从小,姐妹三人就表现出过人的体育天赋。小学时,大姐宫金涛最先进入学校田径队。每天放学后,宫金杰总是迫不及待地冲到操场,陪着姐姐一起训练。

  宫化伟看出了女儿的心思。不久后,在吉林省辽源市东丰县拉拉河镇,人们几乎每日都会看见父女俩并肩绕着镇上跑步的身影。

  小学三年级时,宫金杰与姐姐宫金涛同时作为体育特长生被东丰县实验小学招收。

  一边读书一边训练的日子并不轻松,然而,宫金杰却始终乐在其中。“有一次我发烧了,爸妈让我在家休息,我还是偷偷跑去训练了。小的时候不知道累,可能是骨子里就有股不服输的劲儿吧。”至今,宫金杰仍保持着东丰县少儿女子短跑项目的纪录。对于儿时的宫金杰而言,在训练场上尽情的奔跑就是最快乐的时光。

  毕业后,宫金杰顺利进入吉林省体校,继续练习短跑。而此时的宫金杰对未来的规划日渐清晰:“我对于体育可以说是一种天生的兴趣吧!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我不想辜负自己的天赋。”2002年,宫金杰正式成为吉林省队的一员。

  半路转行“破风”前行

  正当宫金杰在自己擅长的田径项目上游刃有余时,教练的一番话彻底改变了宫金杰运动生涯的轨迹。

  宫金杰与钟天使在比赛中。

  2002年,吉林省自行车队正值队员选拔。“当时还在练田径的宫金杰爆发力非常出色,我正是看中了她这一点,将她‘挖’了过来。”宫金杰的启蒙教练唐玉新说。

  16岁才真正开始练习自行车,宫金杰算是自行车届的“大龄青年”。“我一直觉得自行车运动员骑行特酷!”对于改项的选择,宫金杰直言:“我只是遵循了自己的内心。”

  重新开始谈何容易?为了赶超队里的老队员,宫金杰付出了百倍的努力。“女儿从来都不叫苦。有一次,小女儿说起自己的二姐,练车摔得胳膊、腿都掉皮了,我们才知道宫金杰吃了多少苦。”宫化伟说。

  即使如此,宫金杰却从未后悔改项。“自行车项目对于我人生中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一路的经历让我很快的成长、成熟、坚强。”

  在接下来的自行车训练中,宫金杰展现出了极高的天赋,而这一优势在竞速项目上展现得尤为明显。2004年,宫金杰相继在全国场地自行车冠军赛和全国场地自行车锦标赛上崭露头角。

  2005年,宫金杰终于进入自己梦寐以求的国家队。多哈亚运会银牌、世界杯金牌、大运会金牌……一路走来,宫金杰在场地自行车项目中不断突破自我。

  然而,在这看似潇洒的速度与激情背后,是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和与伤病旷日持久的斗争。“7点起床,上午从9点训练到11点。午饭后稍事休息,两点半开始下午的训练直至黄昏。晚上则进行放松恢复和一系列治疗,每天都要忙碌到九、十点钟。”宫金杰这样描述她的日常生活。

  力量课、速度课、耐力课、公路课,自行车运动的训练强度非常大,每次从场地上下来,宫金杰几乎是精疲力尽,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每天醒来都会有伤痛伴随着你。平时除了训练,几乎都是在进行恢复、治疗、牵拉。”

  因为梦想从未被击败

  一个主攻爆发力,一个擅长持久力,宫金杰与钟天使自从2014年开始配合以来,在团体项目上几乎没有败绩,而今年3月的场地自行车世锦赛却成了例外。宫金杰和钟天使在女子团体竞速赛中被判犯规取消成绩,与金牌擦肩而过。

  宫金杰的毕业照。

  同一块场地、同一个项目、同一个原因,四年前伦敦奥运会的场景再次重演。

  2012年8月3日,宫金杰与队友郭爽在伦敦奥运会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争先赛预选赛上,两次打破世界纪录。中国队挺进决赛后,面对强大的德国队,依旧毫不畏惧。

  比赛开始后,宫金杰像一支离弦之箭冲出起点,随后出场的郭爽同样力压对手。抵达终点时,中国队成绩定格在32秒619,击败了德国队的32秒701。

  正当两位姑娘与大家一起欢庆时,赛场广播播报中国队犯规、被取消金牌的消息。那一刻,中国队所有人都懵了。

  中国队的申诉并没有改变残酷的结果。从夺冠的狂喜到银牌的大悲,宫金杰留下了不甘的泪水。

  从运动生涯开启的那一刻,冠军梦就深扎在宫金杰的心底。而伦敦奥运会戏剧性的一幕,无疑给了这个26岁姑娘沉重的一击。

  比赛结束后,宫金杰回到北京体育大学继续求学,并且与丈夫齐占甲完成了推迟两年的婚礼。“我还要拼下去吗?”在那段看似平静的日子里,宫金杰的内心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挣扎。

  “每当在路上碰到有穿着自行车服骑行的人,她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路过训练场馆时话也多了起来,都是以前训练时的场景,那些记忆,她不可能忘。”宫金杰的丈夫齐占甲说,有天夜里,宫金杰突然从梦中惊醒,说自己梦见骑着自行车在比赛,终点就在眼前。

  或许因为圆梦的征程还未走完,或许因为宫金杰天生就属于赛场,半年后,她重新归队。

  归零成就更好的自己

  回到国家队后,一开始的恢复训练是异常艰难的。为了尽快找回竞技状态,宫金杰几乎每天都是超负荷训练,甚至在休息时也会利用家中的器材坚持训练。

  “随着年龄不断增大,她所要付出的努力比别人都要多,强度都要大。”齐占甲回忆,有次训练过后,由于体能消耗过度,宫金杰突然呕吐不止,差点晕厥。

  2014年9月,在重新投入训练5个月后,宫金杰与新搭档钟天使凭借默契配合,夺得仁川亚运会金牌。

  生活中的宫金杰。

  站在里约奥运会领奖台的那一刻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当我看到大屏幕显示我们是冠军的时候,脑海里涌现了很多不容易。”宫金杰说。

  不容易是每天早上醒来伴随身体的种种伤痛,不容易是和家人长时间分离的日夜思念。

  在里约奥运会的赛场上,宫金杰每次出场,膝盖上都缠着厚厚的绷带。“自行车项目是力量训练,我的膝盖和腰部都是十多年的训练积累造成的伤病。不过既然选择了,就必须自己承受。”

  里约奥运会结束后不久,宫金杰的生活开启了“冠军模式”,忙着接受各种表彰,参加各种活动。趁着空隙,宫金杰回了趟吉林老家,与丈夫享受了难得的二人世界。由于长年在外训练和比赛,宫金杰与父母团聚的日子屈指可数,结婚后,宫金杰也根本没有时间与丈夫度蜜月。

  虽然知道这样的日子是短暂的,宫金杰也格外满足。“走下领奖台,一切归于零,我会摆正好心态以这块金牌作为人生新的起点和动力,过好今后的每一天,健康、快乐、阳光的去享受生活!”(中国青年网记者 朱梦琪)

[责任编辑:杨煜]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