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要闻> 正文

公立医院“医赖”现象愈演愈烈 精神病医院成重灾区

2016-10-21 08:30 来源:经济参考报  我有话说
2016-10-21 08:30:35来源:经济参考报作者:责任编辑:袁晴

  在医院有这样一群人,病情已经稳定达到出院指征,却赖在医院几个月甚至几年以上,这群人被称为“医赖”。记者调研发现,目前,公立医院医赖现象愈演愈烈,特别是精神病医院已成为医赖的重灾区,加剧了看病难的问题。

  医赖成风侵蚀医疗资源

  湖南省脑科医院医务部主任李强告诉记者,据医院安全办统计,达到出院条件但不愿离开医院的“老赖”情况严重,每年至少有上百例由于各种原因不愿出院的病人。“我们治得了各种疾病,却治不了医赖。”李强说。

  一个典型的病例是,2014年11月,53岁的朱先生在长沙发生车祸导致肢体瘫痪,入住省脑科医院脊柱外科治疗后,病情逐渐稳定,继续住院已没有实际意义。于是,医院在今年2月14日出具可出院证明,并由护士长递交交警部门。但家属不愿接患者出院,甚至威胁医院:“出院可以,但要抬到肇事方家里去……”

  医院医师武文告诉记者,这名患者继续在医院耗了两个多月,科室早就停止对其的各项治疗,并不断与家属沟通。他不仅赖在医院,还经常把大小便拉在床上,弄得病房臭味难闻,床单被褥常因无法清理而被迫扔掉,别的病友也不愿与他同住,于是他就“独霸”了整间病房。

  李强介绍,在医院的精神科,这种情况更为普遍。湖南省脑科医院院长谭李红说,精神病患者住院时间长,有的康复需要数年。有的患者身体疾病治愈可出院,但精神状况并未完全康复,且已经丧失了工作能力,回归社会困难。在医疗资源总体仍然紧张的情况下,医赖行为不仅浪费了宝贵的医疗资源,而且扰乱了医疗秩序。然而,由于目前还没有有效、合理的机制来解决类似的问题,医院几乎完全处于被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规定,精神病患者符合康复条件的,应当予以出院。但记者调查发现,精神病医院已经成为医赖现象的“重灾区”,经常出现家属拒绝领病人回家的事件。目前,仅在湖南就有100多万重性精神病人,而湖南省精神卫生工作人员1万余人,其中精神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约4200人,加之医赖成风,更凸显了医疗资源的紧张,由此也引发了精神病人规范救治率低、重性精神病人恶性伤害事件频发等社会问题。

  主动型医赖为利所驱被动型医赖苦无救助

  记者调查了解到,目前,医赖分为主动型和被动型,而主动型医赖又分为养老型、目的导向型和医闹型。

  ——被动型医赖。湖南省人民医院办公室副主任周瑾容告诉记者,当前,无亲人照顾、无劳动能力、无经济来源的“三无”老赖增多。其中,有的病人被家人抛弃,在医院一住就是几年,医院变成了救助站,医护人员还得天天给病人送饭。

  2013年5月,该院收治了一名45岁的重庆患者,父母双亡,也没有其他亲人。当时,他在岳阳工地打工时发生意外,从三楼摔下昏迷不醒,经过紧急抢救,捡回了一条命,却成了高位截瘫。管床医生刘斌介绍,从此这位患者成了脊柱外科的“常住”人口。他没有经济来源,靠医生护士给他定盒饭糊口。“病人早已具备出院指征,到专业的康复机构是最合适的。但他不仅欠下医疗费10多万元,还坚持哪儿也不去。对这样的病人,我们很同情,但也很为难。”刘斌说。

  ——养老型医赖。一位医生告诉记者,公立医院的床位费相对便宜,如果有医保还可报销一部分,于是,一些人将生病老人送进医院,住较便宜的病床,除了医药费不愿为老人多花钱,更不愿把病情稳定的老人接回家,导致赖在医院的老人成堆。这些人竟把医院当成了“医养结合”的养老院。

  湖南省脑科医院一位“资深”医赖说:“住院床位费一个月1000多元,伙食费500块钱,还有24小时热水、电视、医护,比住宾馆划算多了。如果住家里,2000多元请不到一个好保姆,住养老院价格更高。”

  ——目的导向型医赖。一些拆迁户、上访者将“赖院”当成筹码。据医院人士透露,近年来,赖在医院的上访户、拆迁户增多,其中有些人在与拆迁队发生冲突后,伤病发作住院治疗,治好后却赖在医院急诊科,把住院当成和政府谈判的筹码。

  “医院急诊科的走廊上长期住着老赖,不少是拆迁户、上访户,短则几周,长则几个月,严重影响了急诊科的正常秩序。”湘雅二医院急诊科一名护士告诉记者。

  ——医闹型医赖。随着医赖之风愈演愈烈,一些陷入医疗纠纷的病人也纷纷效仿,除了医闹行为,还衍生出医赖这种“软医闹”行为,长期霸占医院床位,企图达到“小闹小赔、大闹大赔”的目的。

  治理医赖亟须打击、疏导、帮扶三结合

  近年来,北京、深圳、长沙、广州多地都发生医赖现象,其中赖在医院最长的患者达到了10多年。医赖不仅破坏了正常的医疗秩序,还令医院背上了沉重的负担。医护人员反映,每一个医赖背后都有一张天价的欠费单,最后很多都成了呆账坏账;每一个医赖背后都有一批望眼欲穿、亟待住院治疗的患者,甚至因此延误了救治;每一个医赖背后,或多或少地都发生过和医务人员的冲突,冲突之后医护人员依然要伺候这些老赖患者。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医教部负责人称:“实际上医院坏账中用来治疗真正的‘三无’患者只有三分之一。其他三分之二属于赖账。病人送过来了,家属就撤了、不管了,医院治疗之外还得养着吃饭。想送走,福利院也不要,因为他们有家。”

  业内人士分析,近年来,被动型医赖数量增加与养老机构不完善、社会救助体系不健全相关;主动型医赖与医患矛盾紧张、医疗纠纷解决渠道不畅通等相关。2014年2月,国家颁布了《社会救助暂行办法》,明确了社会救助工作包括医疗救助、住房救助等,分别由卫生计生部门和住房保障部门等负责。患者不能因为无腾退条件而让医疗机构长期负担救助工作。

  专家建议,对于主动型医赖,医院管理者应加强法制意识,在双方协商、调解无果的情况下,应通过法律途径寻求解决之道。由于医院和患者间存在医疗服务合同的关系,医院在履行了医疗服务的义务后,有权向法院起诉,要求追索医疗费,并强制出院。同时,现行的法律也应加大对主动型医赖的处罚,不仅要追究其恶意欠费的责任,还要处罚其长期霸占病床、扰乱医疗秩序的行为。

  对于被动型医赖,政府应完善社会救助体系,加快落实医疗机构开展医疗救助工作的基金支付与补助,帮扶一些“三无”病患,保障医疗机构的合法权益。此外,探索推广医养结合模式,落实配套政策,实现社会资源最大化。记者 帅才 长沙报道

[责任编辑:袁晴]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