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国内> 正文

红四团首夺天险娄山关

2016-10-21 19:28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10-21 19:28:18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李政葳

  ■耿 巍

  小时候听爷爷讲过许多红军长征的故事,比如突破湘江、突破乌江……这里我和大家分享一个红四团智取娄山关的故事。

  听爷爷说,当年在中国工农红军突破乌江天险后,英勇的红军战士一边作战一边大踏步地向贵州重镇遵义挺近。我爷爷耿飚时任红四团团长,杨成武爷爷任政委,他们率领的红四团紧随六团到达遵义。

  长征以来,红军为躲避敌人的围追堵截,多数路程是在大山里行军,这次来到遵义这座城市,大家本寻思可以好好休整一下了。但是板凳还没坐热,刘伯承总参谋长和聂荣臻政委突然赶来了,当面向我爷爷下达了命令,要求四团立即出发,迅速攻占娄山关、桐梓。

  娄山关亦称太平关,位于遵义、桐梓两县交界处,大娄山脉的主峰因此得名,关口海拨1576米,川黔公路蜿蜒而过。这里北距巴蜀,南扼黔桂,为黔北咽喉,人称黔北第一险要,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说,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

  军令如山,部队立即出发,当天下午抵达板桥镇。

  爷爷说,当年红军每到一地,没有战斗的时候,都会帮老百姓做好事,宣传革命的道理。板桥镇的一位老猎人被红军感动,主动为红军指路:原来从板桥到桐梓除了现在的一条公路外,还有一条羊肠小道,是通往桐梓的老路,公路修通后便荒芜了,走这条小道可以绕到娄山关后。爷爷他们喜出望外,于是决定采取正面强攻和侧翼抄袭相结合的战术,派奇兵出小道前后夹击娄山关之敌。

  负责侧翼抄袭的部队悄悄地出发了,正面强攻的部队也沿公路向娄山关开拔。

  这时红军剪断了通往娄山关方向的所有电话线,但由于雨后地面积水,电话线的两个断头正巧掉落在积水中,经水传导电话又接通了。这使得红军意外监听到娄山关守敌和他们后方的通话,通话证实了老猎人的话娄山关的右侧确实有一条小道直达桐梓,但同时敌人已经对小道方向提高了警惕,侧翼奇袭现在看来恐难出奇制胜。

  这是个非常紧急的情况,事关战斗的成败。爷爷一面把这一情况通报全团,并派人继续监听电话,一面命令侧翼抄袭的部队改隐蔽前进为虚张声势地行军,造成袭击桐梓的态势干扰敌军视线。同时命令正面攻击的第一营暂缓出击,待准备好压倒敌军的火力后,一举总攻。

  一个小时后,准备就绪。这时,通过监听电话红军发现守关敌人也已经发现了走小道佯攻桐梓的红军部队,因为害怕被红军包饺子吃掉,敌人军心开始动摇。这正是兵法中所说的:先为己之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战机宝贵,稍纵即逝,要求指挥员必须当机立断。于是爷爷一声令下:“总攻!”,十多冲锋军号一齐吹响,轻重火力瞬间向娄山关一起发射,红军战士们一跃而起,冲向娄山关,总攻开始了。守关之敌负隅顽抗,英勇的红军战士则利用各种地形,向敌人射击。娄山关前,枪炮声、喊杀声响成一片。鏖战中,突然接连不断的手榴弹爆炸声从山顶上传来,原来是侧翼抄袭的部队赶到了,从敌人的后背猛插进来,红军在前后夹攻下,敌军落荒而逃,红军一鼓作气夺取了娄山关!爷爷带领红四团圆梦完成上级的战略意图,取得了首夺娄山关的胜利。(注:在我爷爷第一次由南向北攻占娄山关后不久,红军又一次由北往南二下娄山关。)从此,娄山关成为中国革命里程碑上一个永远闪光的名字。

  毛泽东在《忆秦娥·娄山关》中写道: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这首词壮怀激烈,荡气回肠,正是对英勇的红军指战员的讴歌写照。

  爷爷还给我讲过一个小故事,就在打娄山关前,一早有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手里提着一包东西,说是要亲自送给团长。爷爷出去见他,老人说:“我见您的军队是这样得好,不骂人,不打人,说话个个都和和气气,像对亲戚一样,我从心里佩服,特地送来一袋云南白药,表达我们全家的敬意。”爷爷向他道谢,留老人吃饭,老人执意不肯,最终连名字也没留下。可正是这包白药和“保险子”,在后来的长征途中,缺医少药的情况下,救治了不少伤员。直到陕北的甘泉战役爷爷负重伤,也是用它临阵救急才保住了生命。这件事再次证明中国共产党和党领导下的工农红军,得道多助,得民心者得天下。

  谨以此文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缅怀我的爷爷耿飚将军!

  (作者系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政治家、外交家耿飚之孙,北京明天公益基金会名誉理事长。)

[责任编辑:李政葳]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