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纪实> 正文

雄奇蜀道:古代陆上交通的活化石

2016-11-01 08:38 来源:华西都市报  我有话说
2016-11-01 08:38:46来源:华西都市报作者:责任编辑:袁晴

  原标题:雄奇蜀道:古代陆上交通的活化石

雄奇蜀道:古代陆上交通的活化石 

古蜀道门坎石

  飞栈连云的蜀道,与万里长城、大运河一样,是我国古代人民的又一伟大工程,堪称世界奇迹之一。同时,蜀道是巴蜀与关中乃至中原在漫长的历史时期联系与交往的通道,是多种文化交流与融合之地。今天,蜀道上还有众多历史悠久、种类繁多的交通遗存与文化景观,处处保留着历史变迁的痕迹。

  最早的蜀道应始于商周时期

  广义的蜀道,是指与四川毗邻的各省通往四川的主要道路,包括经过长江三峡的交通线路。南朝梁简文帝《蜀道难》曰:“巫山七百里,巴水三回曲。笛声下复高,猿啼断还续。”“建平督邮道,鱼复永安宫。若奏巴渝曲,时当君思中。”讲的就是广义的入蜀之道。当然,还有由云南入蜀的僰道,也是重要的通道。

  狭义的蜀道,是指连接关中与成都平原,穿越秦岭大巴山的一系列川陕道路的统称,唐人诗句已多以“蜀道”指称这样的交通线路,而自李白名作《蜀道难》问世之后,人们通常理解的“蜀道”,主要就是指这特定的川陕道路了,即学术研究中常常提到的“蜀道”。其以汉中盆地为中间站,分为南北两段:北段以西安、宝鸡等城市为起点,越秦岭抵汉中,从西向东主要有陈仓道、褒斜道、傥骆道、子午道;南段从汉中始,向南翻越大巴山、米仓山,最终到达成都等地,其中西为金牛道,中为米仓道,东为荔枝道。

  甲骨文中有“[克]蜀”文字,《尚书》等文献记载,周武王伐纣,有“蜀”人从行,可见蜀道的起始年代,应远在战国以前,甚至商周时期。从秦惠文王与蜀王会褒中而后有“五丁迎石牛”的传说,我们可以推知,早期“蜀道”的开通,是通过秦人和蜀人的共同努力而实现的。

  战国秦汉时期是蜀道大开通大发展的时期,先是秦有对楚作战的需要,后来又统一全国,均依靠了通畅的蜀道。三国时期,魏、蜀、吴的争雄,促进了蜀道旧路的维护修复和新路的开辟利用。唐宋时期,蜀道是四川地区与中原交流和沟通的主要通道,是四川对外交通格局的重心所在。元明清时期,四川对外交通从原来的以蜀道为主,转移到以长江为主干的三峡水路,但蜀道仍然是中原与西南地区相联系的主动脉,保持着官驿大道的地位。而明末农民起义、清白莲教起义、太平天国起义等,战火都无一例外波及到了蜀道。

  民国以来,近现代交通工具逐渐传入中国,古蜀道交通开始衰落。然而,古蜀道并没有彻底消失,只是换了个面貌。现在,连接川陕两省的公路、铁路、高速路,大多是在古蜀道的基础上演进的,不少选线也基本上是沿古蜀道线路设计施工的——民国时修建的川陕公路(今108国道路段),取线于唐宋褒斜道(元明清连云栈)和金牛道;新中国成立后修建的宝成铁路,其北段取线于陈仓道,南段取线于古金牛道;由西安到四川万源的西万公路,北段取线于子午道,南段取线于荔枝道;由周至到洋县的周洋公路,大部分取线于傥骆道;由眉县到汉中褒谷口的褒斜公路,取线于褒斜道;由南郑县到四川南江线的二南公路,基本上取线于米仓道。

  比罗马大道还古老700年

  说起古代的交通工程,最容易让人想到的是罗马。世人常说“条条道路通罗马”,罗马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罗马帝国的中心,其建筑奇迹中最著名的就是“罗马大道”,它构筑了世界上规范宏伟,年代较早的交通路网。其中,第一条道路“阿庇亚大道(Appian Way)”于公元前312年和前244年两次修建,从罗马通往坎帕尼亚(Campania)和意大利南部,全长582公里。这条道路因诗人贺拉斯和斯塔提乌斯的著作而著称于世,他们称她为“远距离道路中的皇后”。但这条著名的“阿庇亚大道”,比起参加过周武王伐纣(发生于约公元前1046年)时巴蜀之师走过的蜀道,至少落后700多年。

  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四川境内陆上对外运输基本上完全依靠蜀道维持。蜀道选线合理科学,配套设施齐备,路政管理完善,颇具科学性、实用性。让我们来看看古人是怎样维护和使用这条古道的。

  古蜀道完备的路政管理设施

  行道树

  现在还有规律的分布在300多公里长的蜀道两旁,其规模堪称世界一绝,是古人植树护路的典范。驿道树具有多方面的作用:一是以树记里,起里程碑的作用;二是植树表道,起路标作用;三是便于修理栈道,就近伐树取材;四是保护道路,防止雨水冲刷路基;五是为行人提供行路方便,遮荫避暑。

  铺、驿

  蜀道沿途有不少以某某铺、某某驿命名的地方,如汉阳铺、抄手铺、剑门驿、龙泉驿等。铺、驿站设有驿丞、管理、文书、兽医、公馆、厨师等,既解决护树、护路和沿途邮传、治安问题,又解决了往来行人吃、住、行的问题,其功能与今天的养路段、路政部门、交警部门以及高速公路服务区等的职能职责差不多。据不完全统计,清代时仅广元与陕西交界处至绵阳这一段古道上就有56铺、14驿站,形成古蜀道一套完整的路政交通、军事治安、邮传等一元化体系。

  拦马墙、饮马槽

  拦马墙就是在驿道险要处为防备跑马官差跌落悬崖而砌成的墙,可谓最早的路政安保设施。饮马槽又叫饮马池,是在大青石上开凿的可移动性水槽或固定性的水槽,专为往来马匹提供饮用水源,与当今加油站的功能大同小异。青石板路面一般宽2-3米,最宽处达到5米,路面平整,沟渠畅通,千百年来路面很少垮塌。古驿道管理人员在光滑的石板路上开设了防滑带,并在容易塌方处和阶梯石中间加有“门坎石”,一方面使路基石板稳固,另一方面使“木牛”(鸡公车)易于减速刹车,保证了行人行路安全。

  栈道和石门

  历史上栈道在中国西南及陕南秦岭大巴山山地产生,是人们为了在深山峡谷通行而在峭岩陡壁上凿石架木、下撑以柱、上覆以板所构成的通道。为了防止这些木桩和木板不被雨淋变朽而腐烂,又在栈道的顶端建起房亭(亦称廊亭)。这就是阁,亦称栈阁。相连贯的称呼,就叫栈阁之道,简称栈道。栈道是中国古代交通史上的一大发明,在现代交通方式产生以前,它无疑是平直近捷的一种交通设施,被誉为“古蜀道高架桥”、古代山区的“高速公路”。而在一条闻名古今中外的重要蜀道——褒斜道上,有一个开凿于东汉永平年间(63~66)的人工交通隧道——石门,被学术界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一条人工山体岩石隧洞。

  蜀道的道路、关隘、驿铺、沿途城镇构成的交通体系的完备,在世界交通史上的成就是首屈一指的。就在蜀道丧失主要功能数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可以从残存的遗迹中,想象当年蜀道的繁忙和辉煌。

  王小红 文/图

  (作者系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历史地理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袁晴]
独家原创

文博会遇上“一带一路” 碰撞出哪些火花

文化交流在“一带一路”合作中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不妨一看此次文博会如何“文牵一带,博会丝路”。

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时间

习近平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开幕式并主持领导人圆桌峰会。一起来看总书记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时间。

习近平提到哪些"一带一路"论坛重要成果

5月1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了报道“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中外记者,介绍会议情况和主要成果。

"一带一路"如何对接世界,听听习主席怎么说

5月14日上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习近平主席出席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