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要闻> 正文

“80后”审计人员:问农户时请村干部暂时回避

2016-11-28 08:19 来源:北京青年报  我有话说
2016-11-28 08:19:07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袁晴

  8月中旬以来,国家审计署共派出20名审计人员,在甘肃省庆阳市的环县开展扶贫跟踪审计工作,为期一个多月。在同一时期迎来国家审计人员的,还有重庆石柱县、云南元阳县、湖南汝城县和安徽临泉县。这五个县,既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也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此次审计也是今年三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贯彻落实跟踪审计的一部分。

  与以往不同,这次被派往一线的审计人员,多数为去年刚刚进入审计署的“80后”,他们如何开展审计?又如何面对挑战与压力?北京青年报记者远赴甘肃环县,挖掘这批“审计新兵”的审计故事。

  实地 每次停车后蹲在地上检查 让负责人现场签字

  环县位于甘肃最东部,属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海拔1000至2000米,全境90%以上面积为黄土覆盖,土层厚度在60-240米之间,干旱少雨。“让村民走出去”一直是政府努力的方向。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此次共有20人到甘肃环县参与审计,除了从审计署抽调的成员13人外,审计署兰州特派办中有7人参与。

  “这块儿路我们不大放得下心。”9月24日,周六,吃完早饭的游飞贵,出现在环县政府服务大厅的一个办公室内,这里被临时作为审计署环县审计组的工作办公室。1982年出生的游飞贵,是小组成员中年龄最大的一位,担任此次审计的主审。在游飞贵的面前,是一张《环县2016年农村公路建设大会战示意图》,他指着环县的一处农村公路,说出了上述那句话。

  游飞贵所说的“放心不下”,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审计小组成员在此前大量的资料审核时,发现这块农村公路造价偏高,根据多年的“职业判断”,他认为,这条路的施工情况或许不太理想。游飞贵说,“要去现场核实一下。”

  像往常一样,带上现场确认表、地图、测量工具,游飞贵和其他2位审计人员来到审计现场,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10点40分、10点54分和11点16分,在西沟村的那处农村公路上,游飞贵请司机停车三次。每次停车,游飞贵都会蹲在地上,蹙着眉头拿着石子在路面上划来划去。每次检查完之后,游飞贵都会掏出《环县农村公路现场抽查情况表》,把发现的问题一一记下来,让负责人员现场确认、签字。

  “欢迎你们把问题指出来,你们指出来的我们一定认真整改,你们没发现的我们验收时发现的话,他们(施工单位)也要整改。作为一名负责人,我表个态,你们都辛苦地下来查,我们再不做好,怎么对得起组织。”离开前,交通局的一名负责人这样表态。

  9月24日游飞贵选择抽查的第三个路段,有环县交通运输局红色的宣传标语,“全力推进农村道路攻坚年,早日实现村村通油路目标”。

  去年环县新建公路共1054公里,审计小组在一个月内检查了约五六百公里。

  入户

  当地人员可做工作向导问询农户时暂回避

  “去村部吗?”9月24日,到达西沟村村部附近时,司机这样询问。

  “不去,先不去。”游飞贵连连摆手,为了能独立地开展审计工作并独立形成判断,他们在开展审计前,并不会提前通知当地政府部门。但也有例外。

  在环县,“语言不通”、“农户难找”对这批“审计新兵”而言,是很大的障碍,他们一方面要注意保持工作的独立性,一方面也需要当地有关部门人员作为工作向导。“我们会请相关人员带着我们去,但在问询农户时,会请村干部暂时回避。”游飞贵说。

  9月24日下午,在曲子镇西沟村干部的引导下,审计人员到达了一处合作社,这里是“环县集中和分散安置残疾人就业基地”。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已经是审计人员抽查的第五个合作社。

  离开合作社后,包括游飞贵在内的审计人员,拿着《基地帮扶残疾人基本情况花名表》,又随机走访了3家农户。“养羊有补贴吗?”“你跟村里的合作社有联系吗?”“你的羊是自己买的还是合作社投给你的?”每次进入农户家,审计人员都会围绕项目的落实情况,询问农户。

  “你认识合作社的负责人吗?”“知道知道,人家是做生意的,但不怎么联系,卖羊是羊贩子来收的。”在走访的第三家农户孙某家中,有过上述这段对话。

  近几年,环县开展了“残联扶植残疾人养羊项目”,政府给基地或者合作社一定的补助,再由专业合作社、龙头企业帮扶残疾人养羊,帮扶措施包括“3年内免费提供技术支持”、“免费提供羔羊”、“承诺专业合作社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回收残疾人养的羊”等,此外,被帮扶的残疾人也会获得6000元的补贴。而上述合作社,是此类项目的基地之一。

  之后,游飞贵掏出一张白纸,按照老乡孙某的说法一一记下,对着他念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再让孙某签字、摁手印。这一个月来,“审计新兵”们已经走访了将近20户人家。

  困难

  “即使遇到再大的阻力也要完成审计取证”

  环县受地形局限,乡镇村间间隔远且多为黄土山塬,出行极为不便。但游飞贵说,“扶贫审计最大的特点,就是要和老乡们面对面。”

  离开环县的前一天,游飞贵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一个多月的审计,在他看来,最大的困难就是“去现场核查问题的成本太高”,“这里地广人稀,有时候一个山头仅有一户人家,我们人力有限,实在没办法做到足够的数量。”在南方调查时能一天核查十几户的游飞贵,在甘肃一天只能走两三户,“为了审计更加精准,我们要将随机抽样和有针对性的核查这两种方式结合起来。”

  赵永生是审计小组中的成员之一,他告诉北青报记者,有一件事让他非常后怕。

  一次,赵永生和小组另一成员秦琴,一起去环城镇北郭塬村调研。为节省费用,租了一辆老桑塔纳。雨越下越大,他们在西北的深山中,为寻找农户,曾驱车在十几分钟内爬升海拔近一千米。“当时海拔最高达到了2100多米。”赵永生说。回到县城后司机才告诉他们,当时陡峭的山路紧挨着深沟,只要一打滑,“直接就下去了”。

  秦琴对北青报记者讲了另一次经历。8月下旬,为了去调查一个帮扶项目,秦琴和赵永生前往当地一家公司。为了解情况,他们随机请来一位门卫。门卫约40多岁,比较壮实,皮肤黝黑,表兄就是这家公司的经理。

  那场对话,前期很顺利。但随着问题的深入,秦琴说,对方的态度开始转变,不愿意沟通,只用当地方言与在场的经理说话。“对话的过程中,他手上拿出了一个弹簧刀,表情严肃地把玩着那把刀。”秦琴回忆这段故事时,依旧心有余悸。“会害怕吗?”面对北青报记者的提问,赵永生的回答是,“当时只是觉得场面尴尬,但即使遇到再大的阻力也要完成取证”。

  审计人员说,工作配合方面的问题是最大的难点。“在审计中,会因为各种原因出现个别不配合的情况,有的是因为自身存在问题而不配合,也有的是对审计工作的不理解……有的人本来(我们)找他谈话,他突然说他生病了,好几天都不在,需要我们反反复复找很多人动员才能露脸;有些人明明有资料,就是不提供资料。在审计中或多或少都会遇到这种情况”。

  准则

  “不能为了个人私情开口子”

  “审计新兵”有时还会遇到“被说情”的情况。

  在当地政府临时为审计署人员开辟的办公室门上,贴着一张《审计“八不准”工作纪律》,包括“不准由被审计单位和个人报销或补贴住宿、餐饮”“不准接受被审计单位和个人赠送的礼品礼金”等内容。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每到一地审计,《审计“八不准”工作纪律》都必须张贴出来,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

  毕业于2012年的周晓波是此次被派到一线的“审计新兵”之一,在去年考到审计署之前,曾在某市水务局工作,这次审计中他第一次遇到了“被说情”的情况。他告诉北青报记者,审计是实事求是的,会按照相关法规处理,“不能为了个人私情开口子”;但审计也是通情达理的,审计人员会认真听取被审计单位及相关人员的意见,多方面沟通了解,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研究判断。

  已有6年审计经验的游飞贵,也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遇到“被说情”的情况。据游飞贵回忆,有一次,当明白对方意图后,他当即表示,“首先,您自己不能做违法违规的事情;第二,也请您不要劝说我们做违法违规的事情。”

  离开

  关注问题整改是否到位

  行走在甘肃环县,可以见到一个个标语,“实行853精准脱贫管理办法,提高扶贫成效”“精准到户引领脱贫,扶贫攻坚发展产业”“落实扶贫开发政策,竭诚服务贫困群众”……标语内容不同,但都指向同一词语——“脱贫”。

  在离开环县的前一天,兰州特派办审计人员说:“我们还会对此地进行后续跟踪,包括资金使用是否合规、政策措施和规划的制定是否更符合实际等。同时,我们还会关注甘肃全省地市,尤其是经过审计的地方,问题整改是否到位。通过我们的关注,向省里提出建议,为全省打赢脱贫攻坚战保驾护航。”

  11月25日,审计署公布了今年第三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贯彻落实跟踪审计结果: 2013年至2015年,甘肃省环县、康乐县六合碧养殖专业合作社、康乐县德隆良种畜禽有限责任公司等9个企业、合作社,以及渭源县2名个人,通过重复申报或编造、伪造营业执照、贷款合同、帮扶协议、工资单等申报资料,骗取套取扶贫贷款贴息、农村危房改造补助等财政补贴资金439.8万元。此外,2009年至2016年,甘肃省环县7名村干部及村委会工作人员侵占、挪用村级扶贫互助资金6.8万元用于偿还个人贷款等支出。本版文并摄/本报记者 孟亚旭

  关注

  一篇审计日志透露出的50多本凭证

  在去实地考察调研之前,审计小组成员们还有一项不可或缺的工作——翻阅资料、发现问题。

  “根据主审游飞贵同志的安排,我今天的工作内容是查阅梳理某建设公司2015年的凭证,统计汇总该公司收到财政专项资金的时间、金额、用途以及支出财政资金的时间、金额、收款人信息,为其他组员提供可利用的数据信息”。这是8月30日审计小组成员蔡方圆的审计日志。

  扶贫资金审计要从规划、政策、体制、资金使用、项目建设、产业发展和群众脱贫效果等方面开展调查。审计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根据环县基础设施差、主要发展种养业实现脱贫的实际,审计重点关注两个方面,第一,审计水源、路、住房等基础设施建设情况;第二,围绕环县产业的发展开展审计。“我们重点关注产业发展和农产品生产中,中央财政的补贴资金是不是发放给了老百姓?有没有被截留挤占或挪用?”审计人员说。

  而根据审计的重点,这批“审计新兵”也按照各自的特点分为了三个小组,每个人分工重点各有不同。工作的节奏,也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阅读大量资料,掌握总体情况,摸清全县总体情况;第二阶段,针对资料调阅中发现的疑点,去现场实地考察调研,找相关负责人谈话;第三阶段,落实问题,分析问题产生的原因,推动问题整改落实。

  不少的审计人员都曾表示,前期查资料的工作 “枯燥”,但又需要特别细致。

  蔡方圆的审计日志,记录了她当天的工作内容。当天,她共整理了50多本凭证,“每本凭证每页都翻阅,凡看到涉及环县的财政资金支出项目便记载于电脑中,目前已整理了某建设公司400多条相关项目资金信息。”

  状态

  “不在审计点上,就在去审计点的路途中”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8月15日。

  那天,“审计新兵”们得知了2天后将赴环县进行扶贫跟踪审计的任务。彼时,不少人刚结束在审计署各个特派办的锻炼,尚未来得及与家人、孩子话家常,便再次踏上征程,历经十多小时,到达环县。

  “像打仗一样。”有组员这样感叹。与不少新手相比,出差对于游飞贵来说,显得稀松平常。2014年一年,他共出差330多天,只有在国庆和春节期间才有休假。

  “女排决胜之际,我们在沙土漫天的坡间穿行。复兴之路,道阻且长,不变的,是必胜信念”。8月21日,蔡方圆在朋友圈内写出上述这段话,当天女排夺冠,她在甘肃环县正和同事们一起,第一次去农户家核查。她说,车一拐弯,一甩,整个车都被掀起的黄土盖了上去。“5月的时候在深圳,后来在北京出差,之后就到了甘肃。不在审计点上,就在去审计点的路途中。”

  蔡方圆的“朋友圈”也让何小俊深有感触,他说,进行此次审计的一个多月,发生了不少大事件,空间站上天、女排夺冠,每个人都能明显感受到国家能力的增强。“但是我们到艰苦地方来看看,国家复兴振兴是很实在的(东西),具体到某些地方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们的工作还是很有意义的。”

[责任编辑:袁晴]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