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国内> 正文

成都二手房交易一夜入冬 卖房小哥两月业绩为零

2016-11-29 08:34 来源:四川新闻网  我有话说
2016-11-29 08:34:33来源:四川新闻网作者:责任编辑:袁晴

  11月28日,成都楼市收紧,中介生意清淡。杨涛 摄

  房产中介生存状况调查

  11月22日早上6点,阿龙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租住的房子,因为这天不用上班,头天夜里阿龙跟朋友打了通宵麻将。刚躺下还没睡着,一个客户的电话打了进来,客户要求去看房。阿龙强打精神,穿上工装,戴上工牌,换上一副笑脸陪客户去看房。这两个月,身为房产中介的阿龙日子不大好过,因此他不想失去这个客户。

  10月1日至今,成都市先后两次发布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的通知,对此前异常火爆的房地产市场起到了明显的平抑作用。但限购新政同时也终结了房产中介们的幸福生活,他们的月收入从此前的数万元骤降至“每月业绩为零”。尽管如此,这些年轻的房产中介们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陷入更深的迷茫。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6年10月份70个大中城市及10月下半月一线和热点二线城市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成都新建住宅以0.8%的环比跌幅成为全国跌幅最高城市。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刘建伟解读分析,10月份,70个大中城市中,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明显降温,房价环比涨幅快速回落。

  昨日辉煌

  一个月到手两万五

  统计数据的快速回落,对链家的中介李娜来说感受最为明显,想起今年9月份成都房地产市场的火爆场面时,李娜还是挺兴奋,虽然整整一个月,她每天都在成都各个楼盘之间来回穿梭。因为她知道,市场的火爆带来的是交易量上涨,自己的收入也水涨船高。

  “9月运气好,正好有同学、朋友要买房子,总共成交了五六套,提成到手大概两万五。”李娜回忆说,那个月自己几乎没有时间休息,一天吃不上一顿正儿八经的饭,“陪客户签合同签到凌晨3点,早上6点就要起来陪客户去看房子”。

  事实上,今年8、9月份,正是成都房地产市场最为火爆的一段时间。“客户也很疯狂,上午看房,下午就签合同,因为过了12点就要涨价。”那段时间,李娜工作的门店内墙上的战报,隔不了几天更新一次,销售纪录也被打破了一次又一次。

  另一家房产服务平台的中介王军也很怀念那段“很有激情的日子”,带客户看房的同时,他自己也留意着称心如意的房子,思量着再过几个月就可以攒够一套房子的首付。不过,王军不愿意透露自己那时的月收入。

  “有没过万?那段时间月薪过万很容易。”今年只有22岁的王军有些神秘地说。实际上,在房地产市场火爆的时候,一些中介机构的房产经理年薪百万的消息层出不穷。也是因此,链家、搜房、我爱我家等一大批中介平台迅速成长起来,引得无数年轻人带着财富梦成为一名中介。

  痛苦坚守

  两个月成交量为零

  但李娜和王军的好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今年10月1日,成都开始实施商品房限购政策,犹如给火热的房地产市场浇了一盆冷水。像李娜和王军这样的房产中介的好日子也戛然而止。

  11月28日,李娜说起来满脸苦涩,“眼看着11月就要过去了,这个月业绩恐怕又要是零”。

  王军的日子也不好过,11月已经所剩无几,他还没有卖出去一套房子。“我们这个店覆盖的区域只有二手房,十一之后,房东都处于观望状态,没有房源。”而此前的10月份,王军只有6000元的业绩,自己可以拿到50%提成,“去掉五险一金后,到手两千多”。这个收入,让他距离自己的房子又远了不少。

  “没钱回家过年了。”李娜和阿龙打趣说。也是因此,这对今年只有24岁的情侣格外珍惜每一个看房的客户。有一个休息日,阿龙的两个客户要看房,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自己一个人跑不过来,李娜替阿龙陪着客户看了一整天房子。不过,最终没有一个客户买房,对他们来讲,“这很正常”。

  “上个月我们店长带我们去网吧玩游戏,因为干坐着没事儿干,太闲了。”李娜说,以往不带客户看房时,公司会要求员工去大街上、地铁口或天桥上驻守。“不过城管有时候要撵,再说天也冷了,所以就很少驻守。”

  除此之外,二手房交易实行预约排号后,专门做二手房的阿龙又多了一件事——去房管局排队。“上次我打麻将打到晚上12点,就直接去排队了,有个女孩凌晨3点去排队就已经拿不到号了。”阿龙说。

  “我们是替房东和客户去排队,他们只负责在合同上签字就行了。”阿龙说。

  受政策的影响还表现在,随着调控政策的收紧,监管部门对开发商的预售也进行更严格的把关。“开发商因为拿不到预售证,就没有新的房源推出来,我们也只好闲着了。”做新房中介的李娜说。

  行业迷茫

  不做中介能做什么呢?

  今年5月的时候,李娜因为连续4个月考核不达标被公司淘汰了,但晃了3个月后没有找到其他工作,再次应聘回到了公司,她将此称为本科生的特权。“因为是本科学历,可以有一次机会,如果是专科生,被淘汰一次后就再也不能应聘了。”

  重新回到公司,李娜就赶上了成都房地产市场最疯狂的一段时期,但好日子只持续了一个月。“这段时间也想过换工作,但是又不知道辞职后能干什么,本来就没什么规划和目标。”李娜说,上次被淘汰后,就是因为没想好做什么,才又回到公司。

  “我如果辞职,就只能去工地搬砖了。”阿龙笑着说,他进这家中介平台之前在工地上做过两年施工管理,但因为工地在山里,而自己又“贪恋都市繁华”,今年3月份,他回到成都当了房产中介。

  李娜说,从去年10月进公司到现在,她已经记不清身边的同事换了多少拨,“每个月都有人离开,也有新人进来”,李娜先后两次做了还不到一年,就已经成了老员工。“大家好像都差不多,都是20岁上下,也没有谁想过把中介当做一辈子的事业。”

  记者采访时,不止一个中介表示,之所以进入这一行业,看中的是高薪。如今,高薪已经不再,但他们中有不少还是选择继续坚持。“说不定市场还会好起来。”刚刚转正一个月的王军说。(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华西都市报记者 董兴生

[责任编辑:袁晴]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