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国内> 正文

公益众筹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

2017-05-17 19:34 来源:光明网 
2017-05-17 19:34:14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

  过去的一年,公益众筹迎来爆发之年。不仅是参与人数、关注程度和具体众筹金额,还包括陆续入局的各类平台,都显示出公益众筹市场的火爆。然而,在后续入局者野蛮开垦之后,面对新生公益众筹这片脆弱的生态,如何确保其可持续发展,无疑是对所有平台经营者的严峻考验。

  崛起的网络公益众筹,火爆之下存隐忧

  近年来,网络公益众筹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发展。“紧急求助,身患白血病儿童急需筹款换骨髓,恳请爱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患者情况绝对属实。”“我同学的姐姐,刚刚查出患上癌症,还有一个7岁的孩子,请大家帮帮这个可怜的家。”……打开微信朋友圈,类似的求助信息不时出现,往往会收获不少爱心。个人通过社交众筹平台发起求助不仅帮助受困者解了燃眉之急,也让公益理念、捐赠行为得到广泛传播,提高了全社会的公益水平。

  以发展较为迅速的公益众筹平台轻松筹为例,自2014年9月成立至今平台已有将近1.5亿注册用户,发起筹款项目180多万个,共获得3亿多次支持,仅去年就帮助了13.8万个大病家庭,项目数量惊人。

  与之对应的,是行业内同类平台的日渐泛滥。公益众筹前期起步投入成本和技术门槛较低,而可能带来的潜在的回报却看似很高,尤其一些众筹平台接连获得多轮融资,深受投资者青睐,这让外界纷纷觉得个人救助是一块利润十足的“大蛋糕”,于是纷纷入局渴望分一杯羹。据悉,目前市场上围绕个人求助业务平台,已知的就有20~30家,相当一部分是既无背书也无投资、跟风而起的小平台。在成立几个月之后,很多平台因为难以盈利而不得不停止运营。显而易见,网络公益众筹远不是一些初创者眼里“投入低、获利快、利润高”的模样,真正担负起公益的使命离不开大量的时间和人力投入,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小平台隐患凸显,行业需要可持续发展

  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是,业内一些小的公益众筹平台,较多地采用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常见玩法,通过“0手续费”等诱人的条件快速圈占用户,企业通过表面上的数据增长融到投资或下一轮投资。

  作为业内个人救助业务量最大也是发展最早的平台,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于亮告诉记者,事实上,公司在个人求助业务上并不能实现盈利,公益众筹类业务对于轻松筹的意义更多在于用户引流。轻松筹在创立之初便秉持着公益的初心,不用“互联网”的方式盲目烧钱炒作,不靠大额补贴催肥,而是唤醒和激发大众内心“善”的力量。

  所谓“0手续费”其实本质上是企业自掏腰包去进行补贴,因为平台正常的运营绝非是零成本的。以轻松筹为例,在个人救助业务上,平台需要给微信支付0.6%的费用,除此还有公安部查询接口的信息验证费用,以及平台150多个客服的工资、保险、水电等。显而易见,从平台搭建到风控到客服每个环节都需要成本,而在审核上投入的人力越多越完善,成本也会越高。正因如此,很多网络大病求助平台都会收取合理的手续费,来维持这项“惠民”业务的长期发展。“0手续费”则意味着这笔钱只能由企业承受、由投资人买单,这对企业无疑是巨大的损耗,一旦融资受阻,烧钱的模式难以为继,首当其冲的就是会员们的救命钱。市面上已经有一些关停的平台,在成立初期砸钱运营,勉强维持半年之后发现与预期相去甚远,砸进去的前期投资根本没有办法获得回报,投资人在看到盈利无望之后,自然也望而却步。

  近日,轻松筹也宣布针对个人大病求助项目实行0手续费,并有爱心企业为项目进行配捐。既然大病求助业务几乎不能带来利润,又需要付出可观的成本,那么免除手续费的轻松筹如何可持续发展呢?于亮表示:“其实我们一直以来都在研发其他新产品、新业务,挖掘用户的潜在需求,比如我们在布局电商、保险、健康等领域,通过这些增值服务为公司造血,反哺公益,这些业务的贡献率非常高。”

  多方参与抬高门槛,网络公益众筹将走向规范

  在当前缺乏监管的情况下,公益众筹行业内的小平台更加难以控制。很多初创平台由于资金、成本和人员的限制,且缺乏大的投资方的监督,在审核经验、资金管理方面存在非常大的隐患,参与者的爱心和资金安全也都无法得到保障,而一旦项目出现问题时,带来的就是对整个行业的质疑与伤害。 “实际上最可怕的就是那些打着众筹旗号去骗钱的小平台,他们在蚕食着大众刚刚建立起来的对互联网求助的信任。”面对这种情况,于亮的回答很无奈。

  于亮认为,对于小平台风险管控上,政府政策管理是最为根本的管制动力,但不能是唯一的手段。互联网时代不能完全依靠传统手段,直接禁止投机者进入行业是很难的。管理乱象应该要看他们通过什么渠道来做,把渠道锁死,自然可以解决问题。

  他建议,首先要提高一些政策的门槛。政府可以出台相关条款,建立起行业准入门槛,设立资质标准,由各平台进行申请,符合标准才能做相关业务。相关政策可以参照基金会的申请制度,即需要保证一定额度的原始基金,还要考察资历、背景、运营能力等,符合要求才能进入行业。其次,可以把部分监管权力交给像腾讯、支付宝等类似第三方收款平台。政府立好门槛后,将举报通道授权给相关支付平台。事实上,互联网筹款核心能力在于支付,如果把做这类业务的审核门槛提高,没有资质就不对它开放支付能力,切断了这一关键链条,就能杜绝不规范的小平台带来的一系列隐患。

  对于未来公益众筹、个人救助业务的走向,于亮判断,在政府慢慢规范个人求助的标准之后,个人求助会更多的转向和公益基金会的合作,加上医疗保障制度的逐渐完善和民众保险意识的提高,纯个人求助行为会越来越少,大家会更多的转向基金会这种真正的公益层面上去。(光明网记者 温源)

[责任编辑:]
独家策划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公布世界先进科技成果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发布活动上,“华为3GPP 5G预商用系统”等18项黑科技引得观众阵阵惊叹。

“乌镇时间”,看大咖们如何预言未来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如约召开,千年古镇再次迎来八方宾客“水乡论剑”、共商“网”事。

互联网大会成果那么多,重磅的都在这儿!

年度成果文件《乌镇展望》发布。各国嘉宾积极贡献思想智慧、展示创新成就、探讨合作途径、展望未来愿景,大会取得丰硕成果。

互联网之光博览会:见证真正的科技范儿

一瓢“黑科技”,尽显“智能水”。这么多的高精尖产品告诉你,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科技范儿。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