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要闻> 正文

贫困村首笔“集体收入”创造记

2017-05-18 08:27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2017-05-18 08:27:44来源:新华每日电讯作者:责任编辑:丁玉冰

  村民沈能胜在村林场护林。

  两次谈判后,河口村村委会和原舒泉村村民组签的合同。

  7500元!

  虽然还很微薄,但河口村集体经济实现了零的突破。

  那是在2015年4月,“第一书记”李朝阳驻村半年后。

  村里的干部们还说,如果没有李书记这样一个“外来者”,村里的那两片林场时至今日恐怕还是老样子,现在村集体经济也不会那么生机勃勃。

  荒芜的林场与村集体零收入

  地处皖南深山腹地的河口村是重点贫困村,全村432户。2014年10月,李朝阳开始驻村时,全村有141户贫困户。

  “过去没人关心村集体有没有收入。”李朝阳说,“持这种态度的也包括初来乍到的自己。”

  直到河口村帮扶单位的领导,安徽省民委主任孙丽芳,来村里调研时提及这个问题。

  2017年5月,李朝阳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坦承:“当时我不太明白领导为什么对集体经济发展如此重视,只想着完成任务。”

  2014年底,李朝阳把村里“两委”干部召集到一起,就此问题请大家集思广益。想来想去,村干部为难地说:“要说集体经济现成的资源,村里不是没有,只是不太好弄。”

  原来,现在的河口村是由原河口村、舒泉村和康村在2007年合并而成。合并之前,舒泉村有300亩水杉林,康村有200亩檀树林,属于各自的村集体。

  合并时,两个有集体林场的老村和新的河口村达成协议——未来集体林场的收益,只能归原老村的村民组所有。

  想法很丰满,执行起来却很骨感。当年的老村村民没有想到的是,新的河口村成立7年多,山上的林场再没有怎么发展过。

  “没有人组织护林抚育。”原舒泉村舒泉组组长沈利兵说。过去,老村会定时组织劳力上山抚育林场。

  老村没了,新的河口村倒有组织能力。但这些年人工飞涨,新村给老村白干活说不过去。大家怎么分账谈不拢,一来二去,还怕伤乡亲的感情。

  也有人劝原舒泉村党支书徐光明干脆把林场的杉木全部卖了。“我舍不得。树跟别的东西不同。它会长,10年之后,肯定比现在值钱。”

  康村的情况与舒泉村相似。于是,全村总共500亩的两片林场一直荒在那里。

  利益谈判从“不服软”到各让一步

  “这是野猪拱的。”2017年5月的一个下午,村民沈能胜领着《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上山看水杉林场的半路上,指着一株高粱泡下的浅坑说。

  沈能胜是河口村程家老组的村民代表,程家老村民组是老舒泉村4个村民组之一。

  现年47岁的沈能胜10多年前是村里抚育护林采伐的好手。“做抚育一般在秋天。我们带上饭和水,早上7点半出发,差不多下午5点回来。这山上有兔子、麂子和野猪,不过最危险的是蛇。等村子合并后,这上面就没人管了。”中途歇息的时候,沈能胜给记者介绍道。

  同时,沈能胜也是坚持老舒泉村利益的“强硬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