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徐丽泰忆回归:必须挺直腰杆 表现出中国人的志气

2017-05-31 15:14 来源:紫荆网 范徐丽泰
2017-05-31 15:14:09来源:紫荆网作者:范徐丽泰责任编辑:袁晴

范徐丽泰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

范徐丽泰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

  镜头回溯至20年前: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的庆典上,53岁的范徐丽泰梳着干练短发、戴着金边眼镜、身穿黑色套装和琥珀色围巾,高举着右手,带领全体临时立法会议员庄严宣誓,并在庆典结束后连夜召开了香港特区的第一次立法会会议。之后的20年里,她先后担任香港特区临时立法会议员、主席,香港特区首任(三届)立法会议员、主席,以及全国人大常委,她见证了香港的成长,不断思考着香港的方向,为香港和祖国的发展竭心尽力。

  文|本刊记者 左 娅

  亲历《香港回归条例》立法过程

  记者:今年是香港回归20周年,抚今追昔,您能否给大家透露一下当年香港特区筹委会预备工作委员会及临时立法会的工作?

  范徐丽泰:末任港督彭定康推行的所谓“政改”可以说是“三违反”:违反了中英联合声明,违反了与基本法相衔接的原则,以及违反了中英两国外长交换的几封信件。这迫使中方放弃立法局“直通车”的安排,令 1995年选出来的港英时期立法局议员,不能直接成为香港回归后的第一届特区立法会的议员。

  为此,1993年7月,中国政府成立香港特区筹委会预备工作委员会,我是社会与保安专题小组的港方召集人。1996年12月选出来的临时立法会,我是议员之一,之后当选为主席。临时立法会﹙简称临立会﹚作为香港特区在第一届立法会成立前的立法机关,其任务是通过特区成立时必不可少的法律,确保平稳过渡,避免特区成立后出现无法可依的真空期。

  现在有些年轻人以为基本法是没有征求过港人意见的,这是他们不了解历史。当时基本法起草委员会也好、基本法咨询委员会也好,香港各界都有人参与了,而且提的意见很多都被采纳,成为基本法内的条文。

  事实上,回归当天凌晨,临立会通过的《香港回归条例》﹙简称回归法﹚及附含的13部法律,都是经过严格的立法程序,充分考虑了港人的意愿及香港的实况。

  英国政府是反对成立临时立法会的,当时港英政府自然不承认临立会,不允许我们在香港设办事处及开会,因此只能在深圳开会,逐条审议以上的13个法律草案及特区成立后的法律、法官任命、公务员的延续等等。

  回归不久,在法院的一件刑事案中,辩方律师提出临立会是非法组织,因此《回归法》无效,高等法院上诉庭一致裁定临立会乃合法组织。1999年,临立会的合法性再次在香港居留权案中被挑战。终审法院一致裁定临立会是合法组织,其通过的法例有效。

  记者:预委会及筹委会的工作中,您印象最深的故事是什么?

  范徐丽泰:回归前,香港人最关注的就是能不能做到“生活方式不变”。毋庸讳言,那时候不少香港人对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是否能得到执行是心存疑虑的。所以香港人特别在乎纪律部队会不会归公安部管?警员的执法程序会不会改变?警队自身也有这个担忧。

  由于港英政府不接受预委会,我就以个人名义,邀请时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田期玉来到香港,在富丽华酒店大宴会厅,现场回答香港纪律部队的问题,谈他对基本法的看法。当时媒体都被邀出席,与会人士会问什么,事前是不知道的。国家的高官用这种模式跟香港人对话,以前是没有过,以后也较少用,但是效果非常好,有利于安定人心。

  另一个印象深刻的故事是关于护照的问题。回归前夕,有很多香港人除了英国海外护照外,同时持有加拿大、澳洲或其它国家的护照。由于中国的国籍法只承认单一国籍,他们很担心回归后不能保持香港永久居民身份,有被递解出境的风险。要知道,在港英时期,递解出境是不需要经过审判的。

  我当时想尽办法,也未能令他们安心。没想到的是,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一次出访加拿大时,明确表示持有加拿大护照的香港人可保持香港永久居民身份。199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门就《国籍法》做了解释,解决了这个问题: 所有持有外国护照的香港永久居民,只要不放弃中国籍,就被视为是中国公民,其它护照被视为旅行证件。

  当时香港人还担心回归后,香港特区护照的免签国可能会减少。我们表达了这个担忧并得到外交部的大力协助。后来的事实是,回归后香港特区护照的免签国比之前的英国海外护照还要多。

  凌晨2:45召开回归后

  特区临时立法会首次会议

  记者:您曾作为临时立法会主席带领全体议员在回归庆典上宣誓。当时是怎样的心情?

  范徐丽泰:在港英年代,我从未曾想过自己会坐上立法会议事厅里那张高背木椅。因为在1993年之前,立法局主席都由港督兼任,而我在1992年10月已辞任立法局议员。

  进入临立会工作,给我本人招致了一些流言蜚语,但我并不后悔。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拒绝参与回归准备工作,放弃贡献香港的机会,一定会后悔和内疚。回归是一件大事,并不只是香港人关心,亦是关乎全世界的所有华人的历史大事,当年积弱的清朝政府在外国列强的枪炮威逼下,屈辱地被迫把香港澳门割让出去,现在以和平的方式把两地收归祖国,一洗国耻,是非常值得开心的事,国内外华人都感到无比喜悦。我有幸在这个历史时刻参与其中,扮演了一个角色,是我一生的荣幸。

  回归庆典当天,我在宣誓之前就不断想,在回归大典上参与宣誓就职典礼,一生只有一次,在全球观众的注视下,我必须表现出我们中国人的志气。我必须挺直腰杆,自信地、清晰地、有力地念出誓词。

  记者:您还记得回归后临时立法会第一次开会的场景吗?

  范徐丽泰:香港特区成立后的第一次立法会是1997年7月1日凌晨两点四十五分召开的。地点不是在立法会大楼,而是在湾仔会议中心新翼三楼。特区成立仪式结束后,我们就到三楼去开会了。议题主要是辩论及通过回归法。回归法里共有13部法律,比如国旗国徽、区旗区徽、终审法院的成立等,还有原有法律的诠释、公务人员体系的延续等,都是特区正常运作必不可少的法理基础。这些事情都必须要在那天晚上做好,次日一早大家醒来时,香港社会就已经如常运转了。

  凌晨三点多,临时立法会通过了回归法,会议结束。临时立法会秘书立即拿这个回归法到时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先生家里给他签署,他签署了之后就成为有效的法律。所以实际上,在凌晨五点前,多数人还在睡梦中时,香港特区的法律就都已经正式“到岗”了。

  香港所长、国家所需

  就是香港未来发展方向

  记者:展望未来,您认为香港应该如何向前迈进?

  范徐丽泰:我们现在应该思考一些长远的深层次问题:香港必须解决的内部问题是什么?我们的发展优势究竟在哪里?这样香港才能取得一个有延续性、较长远的发展。

  必须解决的内部问题,我认为主要有三点:住房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和年轻人意识形态的问题。

  香港人多地少,解决住房问题很难,但不是不能解决,香港还有很多的土地可以变成熟地,被开发利用。这几年香港贫富差距有扩大的趋势,也和住房问题有关系。政府对贫穷人口的扶持越来越到位,但中产阶层购买力下降的现象也必须重视。

  而青少年意识形态的问题是关系香港未来的大问题,要增强青少年的国家观念和历史感,不仅要让香港青年一代了解香港、了解国际,还要了解国家。

  对未来发展,我们要做一些调研,找到自己真正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做一些长远的规划。粤港澳大湾区、“一带一路”都是香港的机会,但我们要客观地认识到,我们只是其中的一份子,并不是最领先的,我们需要和兄弟城市优势互补,协同争取市场和投资。简言之,香港所长、国家所需,就是我们未来发展的切入点。

  记者:您认为香港保持长期繁荣稳定,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

  范徐丽泰:香港的未来,在香港青年人的身上,在于每一个人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自己的生活。如果香港的青年人沉醉于安逸的生活,那香港就会裹足不前;而若香港的年轻人愿意脚踏实地奋斗,愿意开阔视野、迎接挑战,香港的未来一定会更加美好!

2016年10月,范徐丽泰在四川调研后与乡亲握手道别。

2016年10月,范徐丽泰在四川调研后与乡亲握手道别。

范徐丽泰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李敏聪 摄

范徐丽泰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李敏聪 摄)

  (原文刊载于《紫荆》杂志2017年6月号)

[责任编辑:袁晴]
独家策划

数读习近平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的讲话

习近平应邀出席在越南岘港举行的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想知道习主席说了什么吗?

来,看看四年来精准扶贫成果有多赞!

一晃四年,精准扶贫政策以每年减贫1300万人以上的成就,书写了人类反贫困斗争史上“最伟大的故事”。

新时代新征程 文化建设者们信心满满

在文化建设者们看来,文化发展的蓝图已经绘就,关键是要认真领会好,深刻把握好,全面落实好。

新时代新征程 科技工作者怎么做?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