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频道> 国内> 正文

【治国理政新实践 内蒙古篇】黑河科学调水17年 内蒙古荒漠中崛起“绿色奇迹”

2017-09-25 19:5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2017-09-25 19:57:58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干涸的海子有了水,胡杨林活了,搬走的村民又回来了!”内蒙古额济纳旗吉日格朗图嘎查老支书贡嘎激动地说。守着这片胡杨,村里不少人搞起牧家乐。保护来之不易的生命之水,贡嘎义务当起了护水员。

  驻足东居延海,碧波荡漾、芦苇摇曳,令人沉醉。谁能想象,17年前这颗大漠明珠流干最后一滴眼泪,成为西部继罗布泊之后的第二大干涸湖。

  黑河调水17年,这片“死海”是如何重获新生的?

  上中下游唇亡齿寒,17年“救命水”驰援接力

  有水是绿洲,无水是荒漠。额济纳旗策克嘎喳牧民巴图孟克深有体会:“实在是没办法,没有水,一点草都长不出来!”2000年5月,一家人望着无边的沙地,无奈地带着400多只羊搬离了家乡。

  黑河,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河,发源于祁连山中段,全长928公里,流经青海、甘肃、内蒙古,最后注入额济纳旗的居延海。

  千百年来,在黑河水的滋养下,居延海水肥草美。然而,“水从门前过,谁引都没错”,上中游过度用水,人与自然争水,黑河水渐渐无力抵达居延海。1961年,西居延海消失;1992年,东居延海消失。

  上中下游,唇亡齿寒。据统计,上世纪60年代以来,居延海地区每年有4万亩胡杨、沙枣、红柳枯死,土地沙化加重,草场植被由200多种骤减至20多种。风沙随之而来。仅2000年,额济纳爆发沙尘暴27次,并多次袭扰京津。中游的张掖也未能幸免,沙尘暴愈演愈烈。明天的张掖,会不会成为又一个额济纳?

  小小居延海,连着中南海。党中央、国务院关心额济纳的生态建设,2000年起实施黑河水量统一调度。水利部黄委会成立黑河流域管理局,授权进行全流域管理。

  调水,难在跨省区分水。黑河流域管理局局长刘钢说,与额济纳一样,黑河水也是张掖的命根子,这里年蒸发量是降雨量的10倍,百姓生活、生产用水全指望黑河。水能不能分出来?

  “全线闭口,集中下泄”,这是黑河的唯一选择。“不能光顾自己痛快,让下游着急!” “共饮一河水,共建好家园。”中游百姓作出了无私奉献。

  张掖市临泽县板桥乡西湾村,曾是鱼米之乡。黑河调水,西湾村用水也愁了,村支书顾聪,带着群众打机井、栽果树,种草养畜、调结构,缓解用水矛盾。

  “秋水老子冬水娘,不浇冬水不长粮。”每年秋后,收完玉米,地里都要浇上一遍冬水。2000年是枯水年,再加上闭口,张掖市高台县友联灌区有2000多亩地一茬水也没浇上。

  为保调水,黑河岸边水闸昼夜“人不离口,口不离人”,形成了一支“绿色护卫队”。甘州区小满镇毛正智,这位普通的庄稼汉,默默地放下农活,开始堵坝护水,在黑河沿岸,张掖人修了88个闸口,2000年4次闭口,给下游留足6.5亿立方米水的指标。

  大漠流泽,居延复苏。17年来,黑河共计闭口下泄58次,调水水量185亿立方米,“救命水”送了一程又一程,东居延海创造了连续13年不干的“生命传奇”,水面达41.3平方公里,鸟类达到3万多只,胡杨林增至44万亩,湿地扩大到30万亩,周边生态已恢复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水平。

  缺水倒逼“节水革命”,绿色产业焕发新活力

  黑河调水,重在中游。有了黑河水,才有“金张掖”;分了黑河水,张掖怎么办?

  刘钢介绍,张掖是我国十大商品粮基地之一,用水占全河的90%以上。按照国务院确定的分水方案,张掖要往下游分出六成水量,相当于减少60万亩耕地的用水量,难度可想而知。

  “关键在节水,潜力在农业。”中游各地开始量水而行,以水定发展,倒逼结构调整,掀起一场农业节水“自我革命”。

  2001年,张掖成为我国第一个节水型社会试点地区。总量控制、定额管理,张掖市把水与农民的利益捆绑起来,形成“以水定地,配水到户,水量交易,水票运转”的节水型社会运行机制。

  以水调结构。甘州区将灌区七成以上的小麦改为节水型制种玉米。“以前浇地大水漫灌,水把埂子冲掉也不在意。现在要精打细算,多用水多交钱。”头闸村村民郭龙算了一笔账:他租种50亩地,与以前种植小麦相比,一亩节水近一半,亩收入增加700多元。

  节水技术跟进。张掖大力推广全膜垄作沟灌,大田作物间、套、复种等节水增收技术。党寨镇十号村村支书宋发林说,以前小麦套种玉米,一年要浇600多立方米水,现在制种玉米用膜下滴灌技术,一年只用200多立方米水。

  水交易日益成熟,“卖水”是农户间的寻常事。“省水就是省钱,让咱多浇水都不干。”高台县农民刘兴文说,“每个农户一本水权证,先交水票后浇水,用不完的水票,可通过水市场卖。”水权交易有效平衡了农村用水,户户明确总量,人人清楚定额,节水成为农民的自觉行动。

  打造节水型经济,张掖在全市范围内禁止新开荒地,禁种新的高耗水作物,压缩已有的高耗水作物;扩大林草面积,扩大经济作物面积,扩大低耗水作物面积。目前,全市节水灌溉面积达300余万亩,年节水1.5亿立方米,用水总量控制在22.54亿立方米,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提高到0.578。

  节水农业并未影响发展。“张掖玉米种子”走向全国,张掖成为国内最大的玉米制种基地,市场份额占到全国40%,“三品一标”总量达216个,生产面积270万亩,占农产品生产面积的71%,绿色农业焕发新活力。

  守住生态底线,打造绿色发展新引擎

  黑河调水17年,曾经的风沙源变身“大漠童话”。蒙古族牧民达布希拉图高兴地说:“湖中又长出了鱼,死去的胡杨发出了新枝,鸟儿也飞回来了!”

  多年治理,上游草地覆盖度增加40%以上,水源涵养能力明显提高,莺落峡来水量增至2016年的22.37亿立方米。中游农业种植结构得到优化调整,节水型社会建设初见成效;下游生态明显恢复,初步实现治理目标。从源头到尾闾,从河里到岸上,流域生态整体向好。

  黑河的变迁,让人们切身体会到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巴图孟克一家搬回了额济纳旗,新家在达来呼布镇“胡杨人家”定居区,他退掉大部分草场,减少了羊和骆驼的数量。他说:“现在牧民不再以放牧为主了,主要是搞旅游,每人一年3.1万元退牧补贴,再加上做生意,收入一点不比过去少。”

  守望在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的额济纳人,用辛勤的双手编织绿色。68岁的根登与妻子永青加布,承包赛汉桃来苏木的万亩荒滩,种植沙枣、梭梭,开辟人工饲草料基地,养殖骆驼和牛羊,20多年,让荒滩变成了绿草如茵的牧场。

  守住生态底线,绿色产业大有潜力。额济纳旗旅游局局长赵春莉介绍,2016年,不足2万人的额济纳旗接待国内外游客160多万人次,综合收入20多亿元。

  追求绿色发展,张掖建设农产品安全大市,探索生产绿色有机农产品与提高农民收入相生相伴的增收体系,让农业和旅游“亲密接触”,打造绿色发展新引擎。

  令人期待的是,作为国家172项重点水利工程之一,去年黄藏寺水利枢纽在黑河上游动工,建成后,可合理调配中下游生态和经济用水,为黑河生命健康和流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重要保障。

  黑河科学调水,奏响一曲绿色的颂歌。(记者 赵永平)

  《人民日报》( 2017年09月24日09版)

[责任编辑:丛芳瑶]
独家原创

一图看懂文化产业发展多繁荣?数字告诉你!

五年来,我国公共文化服务水平不断提高,文化自信得到彰显,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大幅提升。

五年大发展改变百姓“小日子”

收获的喜悦溢满神州,万众瞩目的十九大开幕啦。回顾这几年咱老百姓的小日子,那是真叫一个越过越好。

十九大发布会上透露的信息你get到了吗?

17日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举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庹震向中外记者介绍十九大准备工作情况和大会议题。

视频:我是“歪果仁”,我为十九大打call

在盛会召开进入倒计时之际,光明网记者走访了多位外国友人,一起来听听他们怎么说。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