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十八弯山路上的一轮明月
首页> 时政频道 > 正文

十八弯山路上的一轮明月

2018-07-21 16:29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十八弯山路上的一轮明月

   ——记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高丘镇黑虎庙小学教师张玉滚

  个人简介

  他,十几年如一日坚守大山深处,只为改变山里娃的命运,托起大山的希望。他,虽然收入微薄,但17年资助学生多达300多名。从教的黑虎庙小学因交通困难,学生每学期的课本都是他靠着肩上的一根窄窄的扁担挑进大山的。而这一挑,就是5年。面对山里学校缺师少教的现实,他不得不把自己练就成语文、数学、英语、品德、科学样样精通的“全能型”教师。——题记

  事迹照片

  事迹说明

  在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的伏牛山区,有这样一个普通的小学校长,就像这平凡而又坚韧、朴实而又厚重的连翘。为了一句庄严的承诺,他十几年如一日坚守大山深处,只为干好一件事:改变山里娃的命运,托起大山的希望。

  他就是张玉滚,一个“80后”小学校长。他扎根黑虎庙小学17年,先后教过500多名孩子,培养出16名大学生。当地人把他的事迹编成歌曲传唱,感动了无数人。

   一次偶然的鼻子一酸,成了村里离不开的先生

  黑虎庙村是镇平县北部深山区的一个行政村,属于高丘镇。从地图上看,这里距离县城70多公里,距离不算太远。然而一座座大山像铁桶一般,把黑虎庙围困得水泄不通,牢牢压在谷底。以前,黑虎庙人要想走出大山,得沿着山脊上牛羊踩出的小道,翻越尖顶山,再穿过险峻难行的八里坡。走到高丘镇,通常需要10个多小时。老辈人说“上八里、下八里,还有一个尖顶山;羊肠道、悬崖多,一不小心见阎罗。”

  黑虎庙村有1300多人,下辖13个自然村,零星分布在方圆十几公里的带状山凹里。走出大山,改变命运,过上好日子,是山里人世世代代的梦想、心心念念的追求。要想刨除穷根,改变命运,必须从教育开始。

  学校虽说在村里的中间位置,但住得远的学生步行要3小时才能到。一座破旧的两层教学楼,一栋两层的宿舍,三间平房,就是这个学校的全部家当。

   2001年8月,刚刚师范专业毕业的张玉滚,跟着老校长来到学校,走进自己当年上课的教室,映入眼帘的依然是“破桌子,破水泥台子,里面坐着十来个土孩子”。而当下最困难的是,没有老师教这些“土孩子”。看着孩子们清澈无邪、渴望知识的眼神,张玉滚鼻子陡地一酸。从那以后,21岁的张玉滚与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坚守着一份淳朴与清贫,用无私的爱浇灌山村的教育之花。尽管尝尽了山村教学的酸甜苦辣,但学生的成绩和进步让他觉得一切都值得。家长们常说:“有了玉滚,我们的孩子有希望了。”听闻此言,张玉滚立志要通过自己的努力,用自己的坚守放飞孩子们的梦想。

   一根窄窄的扁担,挑起山里娃走出大山的希望

  从教之后,由于山里交通困难,学生的课本都是张玉滚一扁担一扁担挑进大山的。这一挑就是5年。张玉滚还记得,有年冬天特别冷,山里潮气大,滴水成冰,本来就难走的八里坡,更加湿滑难行。眼看就要开学了,孩子们的书本还在高丘镇上。正月初十凌晨三点多,张玉滚和另一名老师路喜安就扛上扁担出发了。揣几个凉馍,一步一滑地直到中午才赶到镇上。向路边人家讨碗热水吃了凉馍,他俩又赶紧挑着几十公斤重的教材、作业本往回走。一路紧赶慢赶,晚上十点多,两人才走到尖顶山顶。汗水在眉间结成了冰碴,肩膀早已磨肿,脚上水泡连水泡,每走一步都疼得钻心。天黑看不清路,偏偏又下起了雨,他俩实在走不动了,就找了个山洞,把书本用油毡包起来,小心翼翼放好。他们背靠背取暖,在一旁坐了大半夜。第二天一早就往回走,等到了学校,两人几乎成了“泥人”。书本却被裹得严严实实,打开来,干干净净,连一点褶皱都没有。

   2006年,通往黑虎庙的公路修好了,山里人的出行方式终于有了改变。因为山高路险通不了客车,很多村民买了摩托车、机动三轮。张玉滚也省吃俭用置办了一辆摩托车。此后,他去镇上给学校买米买菜拉教材,再也不用肩挑背扛了。“老扁担”谢幕,“小摩托”登场。“老扁担”身上凝结的一代代山区教师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扁担精神”,也继续在“小摩托”上传承发扬。

   黑虎庙村有他在,一个孩子都不会失学

  黑虎庙小学一共有75名学生,其中40多人在校住宿。这些孩子中有三分之一是留守儿童,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还有些孩子生活在单亲家庭。张玉滚把这些情况摸得一清二楚。谁家孩子爷爷奶奶年纪大了,需要格外操心;孩子们都在哪儿住,谁上学需要接送……他都一一记在心上。

   2014年6月的一个晚上,10点多钟。正改作业的张玉滚接到张朋爷爷打来的电话,说孩子还没到家。6岁的张朋是学前班的学生,父母在外地打工。学校6点就放学了,孩子咋还没回去呢?张玉滚立刻和妻子打着手电筒去找。走了七八里地,在路边儿发现张朋靠着大石头睡得正香。“孩子是走得太累了。”张玉滚看着心疼,舍不得叫醒张朋,就俯下身子,让妻子把孩子抱到他背上。那天,夫妻俩轮流背着张朋走了足足一个小时。“要不是你们把孙子送回来,我这一夜都合不上眼呐!”张朋的爷爷握着张玉滚的手久久不放。黑虎庙村党支部书记韩新焕动情地说,张玉滚虽然收入微薄,但他17年来资助过的学生就有300多名。只要有他在,黑虎庙村没有一个孩子失学。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张玉滚和其他老师的努力下,在镇平县、镇两级教育部门的支持下,黑虎庙小学顽强地“生存”着。一年一年,孩子们从这里走出大山,有的考上重点大学,有的还读了研究生,留在大都市。在张玉滚任教前,黑虎庙村只有一个大学生,到现在已经有16个大学生。

  艰苦的环境,常年的操劳,张玉滚显得比同龄人“老相”得多,38岁的人看起来像是50多岁。很多次去镇里开会,不熟悉的人问他:“快退休了吧?”他总是呵呵一笑。

   山里缺师少教,他把自己练就成了全科教师

  由于学校条件艰苦,师资力量不足,张玉滚不得不把自己打造成“全能型”教师。语文、数学、英语、品德、科学.他样样“精通”。4年前,张玉滚接任校长,当好“掌舵人”的同时,他又肩负起学校教研课改的总体工作。

   “不耽误一节课,千方百计上好每一节课。”数学课上,张玉滚运用直观教学法,和孩子们一起制作钟表表盘、正方体、长方体等教具;科学课上,他带领孩子们去野外考察,自己动手做实验,激发他们热爱大自然探究大自然的兴趣。学校缺少体育设施,大课间时,他就和孩子们围成一圈玩抵羊斗鸡,活动课还经常领孩子们去爬山。

  为让山里的孩子也能说一口纯正的英语,张玉滚自己掏腰包买来录音机和磁带,先跟着一遍一遍学。在课堂上,他一边播一边教,有时候一个发音,就让孩子们反复练上十几遍。张玉滚风趣地说:“发音要练好,可不能让孩子们将来出去了一口黑虎庙英语,让人笑话!”

   “给学生一瓢水,老师要有一桶水。”这是张玉滚的口头禅,多年来,他在教中学、学中教,无论再忙再累,都不忘学习。他已经自学完成大专课程,正在自学本科课程,“山里本来就闭塞,老师不多学点,咋教好娃们?”

  让张玉滚和老师们欣慰的是,这些年,在上级教育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关心下,学校的办学条件也在不断改善,新建了宿舍楼,盖起了食堂,校园里还搭起了乒乓球台。“以前是‘复式教学’,几个年级混在一起上课。现在,我们从学前班到五年级都可以分班开课,课程跟城里孩子没啥差别。”张玉滚说。今年春天,镇平县教体局还专门给黑虎庙小学拨付配套资金50多万元,用于改善教学条件。随手推开一间教室的门,新装上的推拉式黑板左右打开,露出一块黑亮的液晶显示屏。老教师陈金亮一脸自豪地说:“看,我们上课也用上一体机了!通过远程教学,我们的学生还能跟城里孩子一同上课呢。”

   教书育人,教授的是知识,培育的是心灵。张玉滚经常带领孩子们走出去,用心感受四季光阴的变迁,听风声雨声,看云飞雪落:

  春天的山坳里,布谷声声,他领孩子们诵读: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夏天的溪流边,蝉鸣阵阵,他带孩子们吟诵:绿树浓阴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秋天红叶满山,层林尽染,他教孩子们领会: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冬天大雪纷飞,苍茫壮阔,他让孩子们体味: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这一幕一幕的美好和感动,如春风化雨,悄无声息地滋润着孩子们的心田。

  爱是最长久的润泽,张玉滚爱教育、爱学校、爱孩子。这种爱未必回肠荡气,却是贴心贴肺的疼惜。学生们有个头疼脑热的,他总能第一时间发现,他办公室的药箱里常备着感冒发烧药;有的孩子一时交不上餐费,他就悄悄掏腰包垫上。为了孩子,他练就一身过硬的好本领:掂起勺子能做饭,拿起针线能缝纫,课桌椅坏了他来修,校舍破了他来补。

   2013年10月,天还没亮,张玉滚骑摩托车到镇中心校开会。当时山上起了大雾,在一个急转弯处,摩托车刹车失灵,撞上一块大石头,张玉滚摔晕过去,差点掉下悬崖。在医院住了没几天,他就急着回学校,在妻子的搀扶下站上讲台。

   “上课!”

   望着讲台上头裹纱布的张老师,憨厚朴实的山里娃喊出“老师好”后,禁不住哭成一片……

  张玉滚有一儿一女,因为没时间照顾,他把两个孩子全部送到县城寄宿学校,两周接一次。学校原来没有食堂,孩子们自己从家里带米面馒头,在教室后面一间临时搭建的棚子里生火做饭。每天烟熏火燎不说,年龄小的孩子做的饭总是半生不熟。2003年,食堂建好了。可是给的工资少,没人愿意来做饭,还是开不了张。万般无奈,张玉滚想到了妻子张会云,就把在外地打工的她喊了回来。“当时她在外打工,一个月一两千块钱,收入比我高得多。”张玉滚说,架不住自己的甜言蜜语加上软磨硬泡,妻子终于同意来学校给学生们做饭。2014年5月的一天,张会云在为学生们做饭轧面条时出了意外,右手四个手指被机器轧折,鲜血淋漓。等赶到县医院,已错过最佳治疗时机,落下了残疾。望着丈夫那张因自责而满是痛苦的脸,张会云轻轻地叹了口气。夫妻一场,她比谁都明白丈夫的心。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为了照顾山里的学生,没过几天,她就重新出现在学校。只不过,她炒菜、做饭都换成了左手;见到生人,也悄悄地把右手藏在身后……

   春去冬来,尖顶山上的麻栎树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就这样,为了改变山里娃的命运,张玉滚一干就是17年。

  对偏远的山村来说,每一所学校,就是一堆火;每一个老师,就像一盏灯。火焰虽微,也能温暖人心,点燃希望;灯光虽弱,却能划破夜空,照亮未来。

   2013年8月,荣获“河南省师德标兵”、“省五一劳动奖章”;2014年5月,被评为“南阳市第三届道德模范”;2014年9月,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2015年8月,荣获“全国师德标兵”;2018年3月,被评为“第四届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

[责编:袁晴]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西班牙羊群穿越马德里进城“参观”

  • “国展中心”流光溢彩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当地时间2018年10月21日,西班牙马德里,西班牙牧羊人驱赶成百上千只绵羊穿越马德里市街,展示古老的游牧习俗。这项活动是为了捍卫承袭自古代的“牧羊权”,并且抗议现代生活方式以及都市化,侵害牧民的权益。

2018-10-22 10:27
10月21日,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人们参观第63届贝尔格莱德国际书展。本届书展吸引约1000名参展商参展,将持续至10月28日。本届书展吸引约1000名参展商参展,将持续至10月28日。本届书展吸引约1000名参展商参展,将持续至10月28日。
2018-10-22 08:43
港珠澳大桥通车在即,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发布了《港珠澳大桥通行指南》,对大桥路线、车辆通行、三地口岸通关、通行收费、安全保障、配套服务等方面进行了详细介绍。 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这是港珠澳大桥珠海公路口岸(10月17日摄)。
2018-10-22 08:41
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举办场地——国家会展中心(上海)(拼版照片,摄于10月21日)。 新华社记者丁汀摄  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举办场地——国家会展中心(上海)(10月21日摄)。
2018-10-22 08:41
10月21日,师生们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园内向陈达塑像献花。当日,已故核科学技术领域著名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陈达塑像在江苏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落成揭幕。当日,已故核科学技术领域著名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陈达塑像在江苏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落成揭幕。
2018-10-22 08:34
近日,沈阳农业大学内的银杏树进入最佳观赏期,长达一千余米的金色“银杏路”吸引了许多市民前去游览,拍照。近日,沈阳农业大学内的银杏树进入最佳观赏期,长达一千余米的金色“银杏路”吸引了许多市民前去游览,拍照。
2018-10-22 08:33
10月20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演艺中心,演员演出原创舞剧《家》。当日,由中国四川省歌舞剧院根据巴金同名小说改编的原创舞剧《家》在圣何塞上演,该演出是第五届“跨越太平洋——中国艺术节”的主要演出剧目之一。
2018-10-22 08:31
当日,位于江西省九江市庐山风景区内的如琴湖云雾缭绕,层林尽染,吸引众多游客前来观赏游玩。
2018-10-21 11:32
当日,位于江西省九江市庐山风景区内的如琴湖云雾缭绕,层林尽染,吸引众多游客前来观赏游玩。
2018-10-21 09:40
港珠澳大桥将于本月24日通车运营,成为连接香港、澳门的新通道。记者19日驱车前往澳门口岸实地采访,了解口岸内部设置和准备工作情况。
2018-10-21 09:28
日前,“植物中的大熊猫”龟甲牡丹在浙江省杭州植物园开花,龟甲牡丹繁殖困难,生长非常缓慢,开花的龟甲牡丹年龄已上百岁。
2018-10-21 09:22
从马来西亚启航的AW189直升机20日飞抵上海,将作为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的展品,入驻智能及高端装备展区。
2018-10-21 09:21
希腊政府20日宣布,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兼任外交部长,接替17日辞去外长职务的科恰斯。
2018-10-21 08:53
这是10月19日航拍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举办场地——国家会展中心(上海)。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于11月5日至10日在上海举行。
2018-10-20 12:51
10月19日上午,经海南省人民政府批准,由海南省商务厅、海南省贸促会、振威展览股份共同主办的2018第三届海南新能源汽车及电动车展览会在海南国际会展中心隆重开幕。
2018-10-20 03:1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