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邪说蛊惑 戕害社会——揭开“全能神”邪教真面目
时政频道> 国内 > 正文

邪说蛊惑 戕害社会——揭开“全能神”邪教真面目

2018-08-13 09:47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

  借壳宗教自创一套理论,宣扬歪理邪说;要求信徒对教主绝对服从,省吃俭用缴纳“奉献”;众多信徒背弃家庭,离家出走;制作音视频作为洗脑工具,丑化党政机关和执法部门形象。“全能神”邪教致使众多原本幸福的家庭妻离子散,一些过去开朗乐观的信徒变得精神闭塞,其诡秘的活动方式也给社会安定带来巨大隐患。

  经过缜密侦查,黑龙江警方于2017年6月在大庆市收网,破获一起在东北地区流窜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案,抓获“全能神”邪教人员在东北地区的头目和多名骨干,有力打击了“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嚣张气焰,强力震慑了其违法犯罪。2018年7月31日起,这起“全能神”邪教人员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案件在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全能神”邪教给信徒家庭带来了怎样难以治愈的创伤?邪教组织如何一步步给信徒洗脑?公安机关怎样帮助信徒逐步恢复正常生活?近日,记者深入采访公安机关办案民警和相关人员,了解案件有关情况。

  毒害:有用就蛊惑离家“尽本分”,无用则弃之如草芥

  “如果父母人不咋样,老拖累你信神,老拖累你尽本分,拦住你信神,你该怎么办?这时候就该弃绝了。”“全能神”邪教“讲道”录音中如此宣扬。“别的不说,就说让人妻离子散这一点,这教真是邪恶。”这是办案民警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妈妈不在都不是家,有妈妈才是家。”面对记者,安徽的信徒家属宋某哭成了泪人。她原本有一个开朗善良的妈妈,2012年妈妈信“全能神”教后,开始到处宣扬世界末日,后来在2014年招远故意杀人案后出走。“我当时就要临产了,妈妈变得多狠心才会这样!”宋某说。

  “妈妈走了这3年,我在努力学着忘记。”来自山东的走失信徒的儿子哽咽着告诉记者。“自从信了这教,吵嘴、打架、哭哭啼啼就成了常态。”同是出走信徒家属的班某说。为了找回妻子,他加了好几个寻找走失信徒的微信群、QQ群,有的群里有上千人。

  在给信徒家属带来巨大痛苦的同时,“全能神”邪教给信徒们带来了什么?“全能神”在东北的某负责人,每月“组织”给她的工资才70元。患有严重胃下垂的她,每次吃完饭只能躺着。被解救后,办案民警自费带她去医院看病,一次花了1000多元,让她深受感动。另一个信徒原是医学院的研究生,毕业时已找好了工作,而她却被邪教蛊惑,从熟人眼前“消失”。被解救后,看到她吃个苹果都狼吞虎咽的样子,“可见平时吃得有多差,我也是做妈妈的,看着都心疼。”一位办案民警说。

  “我恨死这邪教了,因为这,我连孩子都没有。”一位信徒告诉记者,“全能神”教宣扬生孩子就像生一群小魔鬼,吓得信徒不敢生育。

  “全能神”邪教头目赵维山视信徒为工具,能为其“打工”就有价值,一旦没有使用价值就被无情抛弃。

  2017年,因有信徒生了场大病花了一笔钱,赵维山十分生气,指令把在异地活动的50岁以上和有病的信徒都“打发回家”。

  在公安机关查获的一大批图书、音视频等涉案物品中,大肆宣扬要建立属于神的国度和政权,还充斥着大量恶意丑化、诋毁党和政府的内容,以此培育广大信徒的仇恨心理。

  “‘全能神’邪教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暴力色彩是非常浓厚的。”武汉大学国际邪教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黄超说。2012年,“全能神”邪教散布所谓“世界末日”谣言,部分地区邪教人员还集体围攻公安机关、掀翻执法车辆、打伤执法民警。据不完全统计,各地公安机关依法处置“全能神”教几十人以上规模聚众滋事超过100起,暴力抗拒执法案件30余起。

  这些年来,“全能神”邪教组织人员屡屡犯下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暴力刑事犯罪。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麦当劳快餐店内发生的“全能神”邪教人员故意杀人案,引发社会震惊。

  起底:盗用宗教实现高度精神控制,以“神”的名义不择手段大肆敛财

  这个众多信徒为之抛弃家庭的邪教创始人赵维山,是何许人也?

  根据公安机关掌握的情况,赵维山,1951年生人,1985年非法建立“永源教会”,于1989年加入“呼喊派”,自封“能力主”接受信徒膜拜。1991年,“永源教会”被依法取缔,赵维山抛弃妻子逃至河南、山东等地继续进行邪教活动,后与比其小22岁的杨向斌结识并姘居,于1995年生下一子。自1993年夏天开始,赵维山开始宣称杨向斌为“全能神”,是“女基督”,赵维山自封“大祭司”。2000年,赵维山携杨向斌潜逃美国。

  从赵维山亲属的叙述中,我们更能看到他是怎样的一个人。赵维山的前妻说:“我觉得他就是个普通人,和旁人没啥两样。”赵维山的姐姐更是直言,赵维山是有点小聪明,但没用在正地方。“坑害百姓是最大的犯罪,那些信徒受他蛊惑,分不清对错,乱信。”

  “全能神”邪教在传播时,打着“基督再临”的名义,宣扬在世界末日时,只有相信“全能神”邪教,才能获得拯救的“船票”。

  黄超表示,“全能神”邪教组织在冒用基督教过程中,篡改了《圣经》里面的核心教义,而所谓“女基督”不过是赵维山自己编造出来的一个偶像。

  “我们基督教最高的行事为人的准则就是爱国爱教爱人如己,而‘全能神’教宣扬抛妻弃子,非常邪恶。”黑龙江神学院院长吕德志表示,“全能神”邪教不过是打着基督教的旗号,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据警方介绍,“全能神”教拉拢的多数对象有以下几个特点:文化程度不高,家庭多有变故,女性占大多数,原来就有一定的宗教信仰基础等。“‘全能神’教对人的蛊惑是层层递进的。最初宣讲的也是基督,后来逐渐偷换概念,把人的视线转移到‘全能神’。”黑龙江公安机关一位办案负责人说,“最初进入门槛也是较低的,有钱没钱无所谓,参加聚会也没有强制要求。但是一旦信奉了,就会被要求为神做工尽本分、讲奉献,并且发毒咒、离家出走等。赵维山说对神不能有半点质疑和背叛,否则就是对神不敬,死后灵魂还要受到惩罚,这种恐惧是难以想象的。由此,‘全能神’教实现对人的高度精神控制,让人无法自拔。”

  “如有违背誓言,愿神的惩罚诅咒立即临到,活着生不如死,死时死无全尸,死后焚烧万年。”如此让人毛骨悚然的话,是一位女信徒所发的毒誓。

  办案民警介绍,除此之外,“全能神”邪教还有其他控制信徒精神的方法,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不让用手机、看电视,甚至读小说都不行,要读,也只能读所谓神的书;给信徒看一些自制的影视片洗脑,内容多为信徒假扮的警察刑讯逼供,以及地震、海啸等灾难的内容。

  “有一次我晚上起来,发现妻子在衣帽间里痛哭,进去才发现是在看‘全能神’教的视频,里面都是消极的内容。”一位信徒的家属回忆。

  借邪教敛财也是“全能神”教的一个显著特征。据曾经负责转钱的信徒张某介绍,“信徒还要对‘全能神’讲奉献,说白了,就是要心甘情愿地向组织交钱,奉献得越多,就被认为是离神越近。” 当需要钱的时候,相关负责人就会以交流教义的名义,把信徒聚在一起,劝说其上缴“奉献”。“这些钱只有少部分用于日常开支,绝大多数都要汇到境外,这是神的祭物,是绝对不能动的。”张某说。曾有信徒侵吞了组织的80余万钱款,为了追回钱,邪教组织还指使信徒假扮警察上门恐吓敲诈。

  记者了解到,张某等信徒们的日常吃穿都是非常艰苦的,经常捡菜市场的烂菜叶做着吃,还有一些岁数大的女信徒在出门时宁愿步行、骑自行车,也舍不得花费坐公交车的1块钱。

  就在信徒们谨言慎行地顺从“神”,为“神”奉献、过着清苦的日子时,远在美国的赵维山等人,却享受着极度奢华的生活。通过互联网等多种渠道,他在美国的多处豪华别墅中操盘,指挥转移巨额“奉献款”到美国。查缴的“全能神”邪教内部文件显示,从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东北地区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就向境外转移资金1.4亿元人民币。

  重生:现在我要好好陪家人,补偿曾经给他们带来的痛苦

  “全能神”教活动具有隐蔽性,给案件侦破带了很大难度。

  “成员之间互用化名,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成员都没有电话,通讯是递送纸条……”办案民警介绍。

  打击是手段,不是目的。最终是要让这些被邪教洗脑人员回归社会,回归正常的家庭生活。

  “我们觉得侦破此案就已经很难了,现在回顾起来,对其成员的思想转化工作更是难点。”办案单位负责人感慨。

  信徒的家属告诉记者,靠亲情转化很难,因为受所谓的教义长期洗脑,那些信徒都把反对信仰“全能神”邪教的家人视作魔鬼。

  为了实现思想转化,公安机关专门抽调骨干,与待转化的“全能神”教信徒同吃同住,用民警的话说,就是“哭笑在一起”。有朋友给民警带水果,民警分给信徒吃,后来就自费买;有信徒患有肿瘤,民警就带她去医院看病住院,及时医治。

  “先是不开口,背对着我们不说话,直到后来开始和我们辩论,再到后来就有一些明白事理的逐渐醒悟了,还帮助我们转化其他人。”办案民警说。

  “开始主观意愿上也是不愿意相信,但后来发现没有什么刑讯逼供,再看看其他的受害者都有相似的经历,就慢慢走出来了。”一位被解救时还未成年的信徒说,如今的她,笑得是那么开朗。

  “我觉得‘全能神’教让我们对家人没有感情,没有人性。现在我要好好陪家人,补偿曾经给他们带来的痛苦。”一位“全能神”教骨干如今幡然醒悟。

  黄超表示,从防范“全能神”教传播的角度,首先应该提高公民的科学文化水平,因为“全能神”教的“传教”对象大多数是知识水平不高的中老年女性,也应警惕其通过家里的老年人信教后,借亲情关系,向年轻人传播。

  公安机关办案单位负责人说,要铲除“全能神”教生长的土壤,要靠全社会的合力,同时要让更多的群众知道“全能神”邪教的危害,自觉抵制邪教侵蚀。

[责编:丛芳瑶]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参观人数近150万人次

  • 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完成第一阶段物资卸运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2月13日凌晨3时,在青海省海西州茶卡镇上演极美光柱,吸引了摄影爱好者驻足拍摄。朱剑男 摄  12月13日凌晨3时,在青海省海西州茶卡镇上演极美光柱,吸引了摄影爱好者驻足拍摄。
2018-12-15 15:00
受连日寒潮侵袭,有“江南第一仙山”之誉的江西省三清山风景区迎来降雪,景区被白雪覆盖,玉树琼枝,漫山琉璃,美若仙境。张和忠 摄  受连日寒潮侵袭,有“江南第一仙山”之誉的江西省三清山风景区迎来降雪,景区被白雪覆盖,玉树琼枝,漫山琉璃,美若仙境。
2018-12-15 14:59
12月12日,在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龙岩乡万亩草甸,村民在覆盖薄冰的道路上骑行。12月11日,一辆汽车在雪中的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区涛沟河湿地道路上行进。这是在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毛坝乡拍摄的山林雪景(12月13日无人机摄)。
2018-12-15 11:03
2018-12-13 14:19
黑龙江哈尔滨市的冰雪主题乐园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的采冰和建设工作近日拉开帷幕。为保证足够的优质冰供给,每天有近千名采冰人和700多辆运冰车参与到采冰工作。
2018-12-13 14:17
当日,为期4天的第六届“冬之韵”黑龙江省大学生雪雕比赛在哈尔滨太阳岛雪博会园区进行至第3天,35支高校队伍的作品尽显冬韵。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摄  12月12日,选手在雪雕比赛创作中。
2018-12-13 14:17
东莞长安镇南临珠江口,可曾经却是一个吃不上鱼和米的鱼米之乡,为谋生为求变,这个小镇抓住改革开放的时代机遇,把耕地鱼塘建成工厂,更在世界制造业梯度转移中抢抓先机,变迁成长为“手机小镇”,成为中国制造的智能“机”地。新华社记者 李嘉乐摄  广东东莞长安镇一家企业的现代化生产车间(资料照片)。
2018-12-13 14:17
当日,《先秦汉唐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阶段性成果在北京首发,这是“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编纂工作的最新成果。在首发式上,浙江大学、浙江省文物局向国家图书馆捐赠了《先秦汉唐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部分卷册。
2018-12-13 14:16
12月13日,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举行的悼念活动上,小学生代表在诵读公祭文。
2018-12-13 14:04
当日是第五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2018-12-13 14:03
今年52岁的何泽华家住安徽宣城市水东老街,是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皖南皮影戏”传承人。2010年,为了传承保护皮影戏,何泽华在宣城市水东老街创办皖南皮影博物馆,馆内保存着1万多件皮影,免费向公众展示。现在,何泽华定期走进宣城市第十一小学,给小学生讲授皮影表演及制作。
2018-12-13 13:23
12月12日,李家巷中心幼儿园的孩子们在进行环保服装走秀,用塑料袋、纸盒和蔬菜等制作成环保服装,展示环保理念。
2018-12-13 13:22
12月12日,在贵州省丹寨县兴仁镇摆泥村生姜种植基地,合作社管理员在分拣生姜。寒冬时节,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1600多亩生姜迎来丰收,各乡镇合作社的社员们抢抓天气,加紧生姜的采收、去枝、清理、运送、分拣等工作,确保市场供应。
2018-12-13 10:45
辽宁省本溪市收藏爱好者毛伟介绍他收藏的《日支时变日记》(2017年12月9日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在沈阳举办学术研讨会。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在沈阳举办学术研讨会。
2018-12-13 10:19
12月12日,学生将组成纪念图案的白烛摆放整齐。当晚,南京东南大学学生在校园举行“烛光祭”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学生们点燃白烛,献花默哀,表达哀思。当晚,南京东南大学学生在校园举行“烛光祭”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2018-12-13 10:18
12月12日,来自湖南的抗战老兵李湘炳(前)等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山码头遇难同胞纪念碑前祭奠遇难同胞。当日,来自湖南、江苏等地的4名抗战老兵以及志愿者、南京当地大学生代表等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山码头遇难同胞纪念碑前献花、默哀,祭奠遇难同胞。
2018-12-13 10:18
12月12日,获得年度最佳女运动员奖的中国选手丁宁在颁奖典礼后展示奖杯。
2018-12-13 10:01
12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亨(前)走出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当日,曾长期担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私人律师的迈克尔·科亨在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被判3年监禁。
2018-12-13 10:0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