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车厢内饮食可能被记入信用档案引起关注——在地铁里吃东西,该不该禁?
首页> 时政频道> 国内 > 正文

车厢内饮食可能被记入信用档案引起关注——在地铁里吃东西,该不该禁?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05-27 08:58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5月22日下午3时40分,北京地铁10号线三元桥站,一名女士手拿着一份盒装冰淇淋进入了地铁车厢。旁边的人看了她几眼,都没有说话。不远处站着一名乘务管理员,向女士这边瞅瞅也没有说话。女士一直在吃,直到呼家楼站下车。而车厢内,拿着奶茶、饮料的人不在少数,有的乘客还时不时饮用。

  5月15日,新修订的《北京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和《关于对轨道交通不文明乘车行为记录个人信用不良信息的实施意见》同时开始实施。在《乘客守则》中明确规定,不得在地铁车厢内饮食。同时在《实施意见》中明确,在地铁车厢内饮食可能会被记录个人信用不良信息。这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能不能在地铁上吃喝一直以来就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有人认为可以吃,因为没有影响到他人。但也有人认为不可以,因为地铁是公共场所,一些味道比较大的食物影响了别人的乘车体验,饮品的洒漏甚至还可能造成安全隐患。一些城市出台规定禁止地铁上饮食,很多人赞成,但也有人质疑。

  禁食令 是否支持有分歧

  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对是否支持地铁禁食,受访者都给予了肯定回答。然而,对禁食的条件和方式却各有各的见解。

  “以前觉得没有必要限制在地铁上吃东西。但是有一次见到有人吃猪肉大葱包子,那个味道实在很大,那时就有点理解为什么要在地铁上禁食了。”在北京一家国企上班的小马说。

  小马上班每天乘坐地铁要2个小时,单程超过50分钟。她的印象里,在地铁上吃东西的人很少,倒是不少人都在喝一些奶茶、咖啡等饮料,还有人上下班时会带一些食物,虽然不吃但味道不小。

  从不理解到理解,小马对地铁禁食的规定因为自身经历有了转变。与小马不同的是,小林从一开始就支持地铁禁止吃东西。小林在上海的一家国企工作,之前每天都是乘坐地铁去上班。“上海地铁里面很少有人吃东西。即使有,也没有造成特别差的印象,所以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小林说。

  有的人也支持地铁禁食,但是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小靳在北京的一所高校工作,他每天乘坐地铁的时间是110分钟。当记者问他对在地铁上饮食的看法时,小靳说:“上下班时,有时饥肠辘辘,看到别人吃我也想吃。”但据他观察,在地铁上吃东西的人确实很少。

  小靳没有明确支持地铁上禁食,“吃,对我没有什么影响。不吃,对我依然没有什么影响。”不过,小靳也表示,如果因为在地铁上饮食引起了公共卫生问题,那还是应该要禁止饮食。

  小杨和小靳的想法基本上是一致的。小杨在深圳工作,每天也是要花费2个小时在地铁上。据小杨描述,从他去深圳工作之后,没有在深圳的地铁上碰到吃东西的情况,“感觉深圳人还是比较自觉的。”

  然而,对于能不能在地铁上吃东西,小杨表示,只要不影响他人,吃与不吃并没有什么区别。“如果吃东西,味道不要太大,高峰时段不要吃。”小杨说。

  “对于地铁是否禁食,我认为不要‘一刀切’地回答是与否,而要考虑每个城市的特殊性。”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院长李志刚说。他表示,首先地铁禁食有利于建立良好的乘车环境,但在地铁上饮食有可能是生活所迫,也有可能是生活习性使然。其次,如果实行禁食令,还需考虑这个城市是否有足够的人力、物力确保规定执行。一方面,城市的公共安全资源不可能大量投入其中,禁食令面临取证难、执行难的问题。另一方面,一旦禁食令被确立,就不应该形同虚设。

  执法难 特殊情况要考虑

  记者在北京市的地铁上随机采访了一些乘客,大家都表示了对出台地铁禁食令的理解和支持,但是也希望能够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对饮品的限制,对没有刺激性食物的限制等。

  记者在北京地铁10号线车厢中采访了一位地铁乘务管理员。他告诉记者,在新修订的《乘客守则》出台之后,加强了对饮食方面的管理。但更多的是以劝告为主,而且主要是针对那些有刺激性的食物。一般的食物,如果不影响他人,就不会干预。

  此外,这位乘务管理员告诉记者,地铁方面要求他们尽量柔性管理,不要和乘客起冲突。如果遇到不听劝告的乘客,就使用随身携带的摄像头拍摄乘客的视频,然后交到上级,由地铁站管理层去处理。

  目前,除北京之外,上海、南京、西安、厦门等城市都已经有了明确的禁止在地铁上饮食的规定。南京、西安、厦门制定了详细的处罚措施。

  小张在南京就有过一次被处罚的经历。根据《南京市轨道交通条例》规定,禁止在车厢内饮食,饮品仅限于瓶装矿泉水和自带茶水,瓶装饮料等都禁止饮用。小张当时携带一杯奶茶进入地铁站,并在车厢内饮用,结果被地铁执法人员看到,当场给予警告并开出了罚单。

  “罚款的钱数不多,更多是起到了宣传的作用。尤其当时是假期,能有更好的效果。”小张向记者表示。

  在大城市上班,许多上班族会面临通勤时间达到1小时以上的情况。而对于一些体质虚弱或者患有疾病的人来说,及时补充一些食物或者水分就很有必要。这就与地铁禁食令的规定产生了矛盾。

  小马在采访中就表达出了同样的疑问:“如果有低血糖症状出现,在车厢里面吃了一颗糖,那算不算违反规定?应该如何处罚?”

  许多城市虽然有明确规定禁止饮食,但法外有情,对于病人、婴幼儿等有特殊情况的乘客,地铁方面也会给予照顾。

  此外,较长的通勤时间会导致很多上班族选择在路上吃早餐,有时着急在地铁上吃东西就不可避免。小马的公司提供早餐,所以她没有在地铁上吃早餐的需求。“出外勤时很想带点东西在地铁上吃,但想想还是忍住了,不给别人添麻烦。”结果就是不吃或者迎着风走在路上随便吃两口。

  上班族的这些需求应该得到重视。“现在,不同社会群体的需求多元化。面向‘以人为本’的社会发展目标,人性化、精准化管理的需求也更加迫切。”李志刚说。

  多举措 共创地铁好环境

  地铁环境的好坏,不仅仅取决于执法力度的大小,更应该制定切实可行的政策,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让乘客能够主动遵守规定,与地铁工作人员一道创造良好的乘车环境。

  好政策取得好效果,离不开公众参与,地铁禁食令的实施必须让公众参与其中。南京市自2014年实施地铁禁食令以来,不断加强执法和宣传,让地铁禁食的观念深入人心。现在,南京地铁上经常会出现乘客制止乘客饮食的行为,这说明公众参与的重要性。

  “公众参与是推动地铁禁食的最重要、最核心环节。”李志刚表示,尤其是否实行禁食令、哪些食物属于禁食令范围等,更需征询市民意见。前期方案的共同参与、共同制定,都有助于禁食令推行后的共同管理、共同维护。

  网络上的反应印证了这一点。对于新修订的《北京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不少网友就指出,新的规定是“一刀切”。网友们对口香糖、巧克力等小零食被禁止以及喝水被禁止等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疑问。

  为此,小马建议,应该细化执法的标准,把禁止的食物和饮品列出具体清单,“这样一是有助于乘客更了解禁食的范围,在乘车时避免携带;二是有助于执法人员执法,避免出现管多了被指责不人性化管理,管少了被认为不认真履职。”小马说。

  李志刚提出了一些具体建议,包括在地铁安检环节实施“准入”原则,对榴莲等气味较大的食物、对饮料和汤水等易泼溅食物实行禁入;设立“禁食车厢”与“可饮食车厢”,并张贴相关标志,有助于不同需求的乘客自主选择乘车空间;采取分时段策略,如在规定的高峰期内允许饮食;采取因人而异的群体差异策略,考虑老人、小孩、孕妇、特殊患者等群体的特定需求等。

  李志刚表示,如果确实需要在地铁上饮食,要选择对其他乘客影响较少的食物种类,例如不食用气味较大的食物、不食用易泼溅的食物等。此外,饮食者也要注意维护公共环境卫生,如自觉清扫食物残渣、不乱扔垃圾等。

  对于上班族的需求,小靳建议,加强地铁沿线重点站点附近的小商业布局,解决“一口饭”的问题。“具体而言,就是在一些重要的地铁站设立一些带座位的食品店、便利店等,方便乘客能够在上下车之后饮食。如果在上车之前或者下车之后能解决吃饭喝水的问题,那在地铁上就没有必要吃喝了。”小靳说。

  延伸阅读

  香港

  不得在地铁内饮食

  按照香港地铁的有关规定,任何人不得在地铁付费区内饮食,包括月台和车厢等,否则处以定额罚款港币2000元。但在实际执行中,港铁工作人员主要通过惩罚和教育两方面执行。初犯只是警告,再犯就要面临罚款。

  新加坡

  地铁上饮食最高罚500新加坡元

  新加坡地铁上严禁吃喝,就连开水、矿泉水、瓶装饮料、含在嘴里的糖、花生也不例外。根据快捷交通系统法令,初犯者可面对罚款30新加坡元,一旦被控上法庭,重犯者可被罚最高500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2500元)。

  日本

  允许地铁饮食但这种现象很少

  在日本东京的电车车厢内,吃东西和喝饮料是被允许的,不过东京人以有礼貌闻名,就算可以在车厢饮食,也不会真的有人大口吃喝香味四溢的食品来干扰他人的“乘车空气质量”。(记者 张一琪)

[ 责编:杨煜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大阪准备就绪 静待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召开

  • 也门遭遇蝗灾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6月25日,在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小溪塔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自助式便民健康小屋,工作人员为居民进行健康体检。6月25日,在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小溪塔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自助式便民健康小屋,工作人员为居民健康体检进行登记。
2019-06-26 10:09
在“2019西安大学生毕业盛典”上,大学毕业生步入永宁门(6月25日摄)。6月25日,“2019西安大学生毕业盛典”在西安永宁门举行,西安30多所高校的500余名毕业生代表汇聚在古老的明城墙下参加庆典活动。
2019-06-26 10:08
6月25日,在巴林首都麦纳麦,美国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前右五)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前右四)在“和平促繁荣”经济研讨会上交流。由美国和巴林合办的题为“和平促繁荣”的经济研讨会25日晚在巴林首都麦纳麦开幕,美国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在会上推介美方所谓推动解决巴以问题“世纪协议”的经济方案。
2019-06-26 10:07
6月25日,一辆联邦快递送货车停在美国纽约曼哈顿街头。美国联邦快递公司24日就出口管制规定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认为美国政府不应指望该公司实施出口管制规定,要求该公司为承运的货物承担责任不合理。
2019-06-26 10:07
两队在加时赛后以总比分4比4战平,在点球大战中,广州恒大队以6比5战胜山东鲁能队,最终以总比分10比9淘汰山东鲁能队,晋级八强。两队在加时赛后以总比分4比4战平,在点球大战中,广州恒大队以6比5战胜山东鲁能队,最终以总比分10比9淘汰山东鲁能队,晋级八强。
2019-06-26 10:07
当日,在法国蒙彼利埃举行的2019年国际足联女足世界杯16强赛比赛中,中国队以0比2负于意大利队,无缘八强。当日,在法国蒙彼利埃举行的2019年国际足联女足世界杯16强赛比赛中,中国队以0比2负于意大利队,无缘八强。
2019-06-26 10:06
6月25日,在日本大阪的大阪城景区,路旁挂起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的条幅。新华社日本大阪6月25日电 记者手记:大阪准备就绪 静待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召开 ”  6月24日,日本大阪关西国际机场挂起标语欢迎峰会期间的游客,并提示峰会期间会有交通管制,建议提前合理安排出行计划。
2019-06-26 10:05
这是6月25日无人机拍摄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西塔台。西塔台被誉为“凤凰之眼”,未来将担负北京大兴国际机场70%以上的飞机起降指挥任务。西塔台是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标志性建筑,高70.3米,占地面积2000平方米,地上结构20层,地下结构1层,内部设有指挥中心、管制室、检修环、讲评室、设备间、UPS间等。
2019-06-26 10:05
6月24日,在也门萨那,蝗虫在空中成群飞过。当地有关部门日前发起一项消灭蝗虫行动,以应对该国近来出现的蝗虫灾害。当地有关部门日前发起一项消灭蝗虫行动,以应对该国近来出现的蝗虫灾害。
2019-06-26 10:05
6月25日,在越南南部建江省,考生们参加考试。2019年越南国家高中毕业和大学入学统一考试25日拉开帷幕,全国近88万考生参加考试。2019年越南国家高中毕业和大学入学统一考试25日拉开帷幕,全国近88万考生参加考试。
2019-06-26 10:04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北京时间6月25日02时09分,中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第46颗北斗导航卫星。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北京时间6月25日02时09分,中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第46颗北斗导航卫星。
2019-06-25 20:32
6月24日,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洪水镇永平村村民在收割韭菜(无人机拍摄)。6月24日,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文峰街道双星社区村民在采摘西瓜。6月24日,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文峰街道双星社区村民在采摘西瓜。
2019-06-25 17:51
新华社记者 林宏 摄  在珲春市职业高中,塔尼亚(左一)与学生使用俄语交流(6月23日摄)。 新华社记者 林宏 摄  塔尼亚(左二)和同事在珲春市职业高中的教师休息区聊天(6月23日摄)。
2019-06-25 10:17
游人在罗布人村寨游览(6月19日摄)。根据景区提供的数据,自“五一”小长假至6月23日,罗布人村寨接待游客5.2万多人次,相比去年同期增长约78%。根据景区提供的数据,自“五一”小长假至6月23日,罗布人村寨接待游客5.2万多人次,相比去年同期增长约78%。
2019-06-25 10:15
这是在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拍摄的油菜花梯田(6月24日无人机拍摄)。近日,甘肃省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山乡油菜花盛开,美如画卷。近日,甘肃省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山乡油菜花盛开,美如画卷。
2019-06-25 10:14
6月23日,工人在卢龙县永平府城墙南城门抢险加固工程工地施工。此次抢险加固工程主要完善城台顶部和底部的排水系统、加固墙体等。
2019-06-25 10:13
6月24日,河北省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民警向邢台市第五中学学生讲解毒品的危害。在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即将到来之际,各地开展形式多样的禁毒主题教育活动,让人们认识毒品危害、远离毒品。
2019-06-25 10:11
日喀则市郊区的一个度假园停放着“过林卡”群众的车辆(6月23日摄)。进入6月,西藏日喀则市阳光充足、植物繁茂,人们纷纷来到郊区“过林卡”,享受休闲时光。
2019-06-25 10:06
年仅33岁的四川绵竹共产党员、退役军人、禁毒民警韩顺军,今年3月突发胰腺炎倒在禁毒一线。韩顺军短暂的一生始终在“逆行”——在大地震中逆行、在泥石流中逆行、在平静生活中逆行……逆行前方是万丈深渊,是枪口刀尖,是生死不测,但他都不曾动摇。
2019-06-25 10:05
6月24日,易地扶贫搬迁群众在招聘点询问招聘信息。作为贵州省黔西南州易地扶贫搬迁的主要安置点之一,兴义市洒金安置点共有3.2万余人搬迁入住,其中跨区域搬迁2.8万余人。作为贵州省黔西南州易地扶贫搬迁的主要安置点之一,兴义市洒金安置点共有3.2万余人搬迁入住,其中跨区域搬迁2.8万余人。
2019-06-25 10:0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