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聚焦丨遏制网络账号恶意注册须落实“源头实名制”

聚焦丨遏制网络账号恶意注册须落实“源头实名制”

2018-12-08 08:08来源:光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透视网络黑产系列之“黑账号”恶意注册产业链(下)

  【编者按】移动社交的快速发展,给网民带来便捷体验同时,也滋生了刷粉、炒信、“薅羊毛”、精准诈骗等互联网黑产。在整个利益链条中,“黑账号”恶意注册已经成为黑产之源。恶意注册背后隐藏着哪些猫腻?给网民哪些生活场景带来影响?如何与黑产打好这场攻防战?围绕这些焦点话题,光明网近日推出“透视‘黑账号’恶意注册产业链”系列报道。

  ——————————————————————

  光明网记者 李政葳

  “网络犯罪日趋呈现利益链条化和犯罪职业化趋势,在黑灰产业链上还滋生了大量职业化、行业化的犯罪团伙,为网络犯罪‘输血送电’、寄生共存,成为网络犯罪居高不下、泛滥蔓延的根本原因。黑灰产业链的野蛮生长是网络犯罪蔓延泛滥的顽疾,现有立法在治理黑灰产业链上力不从心。”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法制工作处处长李菁菁说。

  打击“黑账号”恶意注册除了要落实网络实名制外,法律法规应该如何完善?在技术打击的同时,制度监管如何与之并行融合?

  法规尚待健全,网络实名制或被规避

  显然,互联网自身的“匿名隐身”特性,造成了网上网下虚实不对应,致使网络犯罪难发现、难溯源、难遏制。李菁菁认为,很多互联网账号恶意注册黑产规避了网络实名制要求,加剧了网络犯罪的遏制难度;现有的法律也难为治理黑灰产业链和防止网络犯罪提供支撑。

  “具体来说,现有网络行政法律法规只规定了网络实名制的要求,却没有禁止和处分规避网络实名制的违法行为,无法依法规治、查处互联网账号恶意注册的黑色产业链。”李菁菁说。

  另外,腾讯安全管理部网络安全与犯罪研究基地首席研究员门美子还提到,恶意注册及养号行为的打击,无论适用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还是计算机程序工具罪,都有一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因为无论是公民信息还是程序工具,都只是在恶意注册过程中使用到的材料和工具,用这两个罪名来处置,都规避评价了恶意注册及养号的行为本身。

  “这两种罪名并不能起到犯罪预防的作用,反而会促使网络黑产想方设法寻求规避两个罪名的方法。比如,他们会更加致力于查找各种非实名号的渠道,也进一步激发号商规避实名制,这从总体上有悖于实名制规则的整体期待。”门美子说。

  黑产也“AI”,怎么办

  两年前,绍兴警方破获了一个犯罪团伙,不法分子为识别破解字符型验证码提供技术帮助,引入大量验证码数据对验证码识别系统进行训练,将机器识别验证码的能力提高上千倍。如今,伴随技术的不断发展,黑产“AI化”趋势也在加强。

  在这方面,门美子感受深刻:“当前网络犯罪的黑色产业与安全防护始终处在‘你追我赶’的持续对抗中,且随着双方技术水平的更新而交替压制,呈现一种螺旋式上升的趋势。”

  为了防治微信账号的买卖、恶意解封等手段非法批量注册微信账号和持续养号,微信安全团队启动了“死水行动”项目,对账号的网络环境特征、账号特征等多维度分析,运用大数据技术,构建用户画像体系,增加恶意注册难度,对于注册成功的高危标记账号,追踪其可疑行径,及时制止不良账号在社交环境中的恶意行为。

  “但是,不能因为技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抗制效果,就放弃法律手段。就像不能因为发明越来越高级的锁具,而放弃对盗窃行为进行追究一样。法律规制应该与技术对抗并行不悖。”门美子说。

  李菁菁也认为,对恶意注册及养号不能仅依靠事后打击,必须立足事前的犯罪防治,坚持打防结合、防范为先。比如,加快推进网络犯罪防治立法,建立健全犯罪防治制度和网上网下虚实对应的互联网管理制度。

  “还要完善互联网账号恶意注册黑产的法律适用。”李菁菁认为,在网络行政法律法规方面,推动制定《网络犯罪防治法》,修订《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方法》,严格禁止和出发规避网络实名制的违法行为;在刑事法律方面,推动制定刑法修正案,增设相关犯罪,比如,非法获取、出售、提供数据犯罪,规避、违反对用户真实身份查验义务并造成危害后果的犯罪。

  从产业源头“实名制”入手

  2015年2月,国家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文中指出,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要求互联网信息服务使用者通过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后注册账号。

  “随着国家实名制规则落实和互联网行业安全防护措施的强化,恶意注册和养号黑灰产的技术门槛提升、成本增加、生存空间也受到了压缩。恶意账号‘黑市’普遍‘号荒’,且出现了账号价格不断提升、小型养号工作室接连覆灭、恶意账号普遍向少量大型工作室转移的趋势。”门美子说。

  门美子认为,除了互联网行业自身严格落实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实名制规则之外,更重要的是从注册流程的源头——手机号码实名制入手,加强对各类通信卡号的控制和管理,切断恶意注册的上游源头,从根本上杜绝各种非实名黑卡的泛滥。“现在已经有不少规范提出具体要求,比如,针对物联网卡,必须按照公众移动电话用户进行实名登记。”

  在业界人士看来,在我国全面实行通信和网络服务实名制以来,手机卡号和互联网账号实际上也是继身份证和银行卡之后,成为了具有实名特征的物。对此,门美子提出建议,对手机卡号和互联网账号的治理以及对相关行为的打击,是否也可以仿照上述身份证和信用卡的立法方法,增加刑法罪名对犯罪链条上游和源头行为进行专门规制,在打击提供手机“黑卡”和互联网账号恶意注册及养号行为也将更加有法可依。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江溯也表示,恶意注册及养号黑产并非发生于个别互联网企业,而是广泛滋生于互联网行业,与下游多种违法犯罪密切相关。打击治理恶意注册黑灰产,仅依靠企业一家也难以成事,必须依靠多方联动,让公安司法机关、工商管理部门、银行、通信运营商、互联网企业等,共同建立预警、信息共享等机制。

[责编:张璋]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交通安全进校园 上好"开学第一课"

  • 大熊猫主题互动体验专题博物馆开馆

独家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