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 时政频道> 新闻图片 > 正文
[责编:袁晴]

“赵响堂”的36载石窟情

来源:新华网2021-05-02 08:46

24小时热图
  • 动画丨从南湖起航的红船精神

  • 消博会:国货也新潮

  • 贵州:开州湖特大桥开始架梁

  • 川藏公路旅游热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推荐阅读
洪水口村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清水镇西部,北京最高峰灵山脚下,面积25.98平方公里,现有村民158户,313人,党员33人,素有“灵山门户”之称,曾先后荣获北京市民俗旅游专业村、北京市最美乡村、北京市“五个好”基层党组织、中国最美休闲乡村称号。
2021-05-07 14:05
加载更多

  4月29日,赵立春在北响堂山石窟内拍摄佛教造像。

  赵立春是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响堂山石窟艺术博物馆馆长,1985年以来,他一直致力于响堂山石窟的保护研究和文化挖掘,国内外学术界都称他为“赵响堂”。

  响堂山石窟始凿于北齐年间,分南北两处,相距15公里。作为国务院第一批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响堂山石窟是研究佛教、建筑、雕刻、绘画、书法的艺术宝库。

  36年来,赵立春等研究人员不仅完成了对响堂山石窟的全面断代、编号,还对造像风格、刻经书法等内容做出了权威的论述。在他们的努力下,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艺术遗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这些佛像的背后,是1000多年来的历史沉淀。”赵立春说,他希望更多的、不同学科的专家学者加入到响堂山石窟的保护与研究之中。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4月29日,赵立春在北响堂山石窟内行走。

  赵立春是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响堂山石窟艺术博物馆馆长,1985年以来,他一直致力于响堂山石窟的保护研究和文化挖掘,国内外学术界都称他为“赵响堂”。

  响堂山石窟始凿于北齐年间,分南北两处,相距15公里。作为国务院第一批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响堂山石窟是研究佛教、建筑、雕刻、绘画、书法的艺术宝库。

  36年来,赵立春等研究人员不仅完成了对响堂山石窟的全面断代、编号,还对造像风格、刻经书法等内容做出了权威的论述。在他们的努力下,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艺术遗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这些佛像的背后,是1000多年来的历史沉淀。”赵立春说,他希望更多的、不同学科的专家学者加入到响堂山石窟的保护与研究之中。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4月29日,赵立春在北响堂山石窟内介绍佛教造像。

  赵立春是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响堂山石窟艺术博物馆馆长,1985年以来,他一直致力于响堂山石窟的保护研究和文化挖掘,国内外学术界都称他为“赵响堂”。

  响堂山石窟始凿于北齐年间,分南北两处,相距15公里。作为国务院第一批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响堂山石窟是研究佛教、建筑、雕刻、绘画、书法的艺术宝库。

  36年来,赵立春等研究人员不仅完成了对响堂山石窟的全面断代、编号,还对造像风格、刻经书法等内容做出了权威的论述。在他们的努力下,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艺术遗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这些佛像的背后,是1000多年来的历史沉淀。”赵立春说,他希望更多的、不同学科的专家学者加入到响堂山石窟的保护与研究之中。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4月30日,赵立春(右)在南响堂山石窟内和同事探讨石窟保护工作。

  赵立春是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响堂山石窟艺术博物馆馆长,1985年以来,他一直致力于响堂山石窟的保护研究和文化挖掘,国内外学术界都称他为“赵响堂”。

  响堂山石窟始凿于北齐年间,分南北两处,相距15公里。作为国务院第一批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响堂山石窟是研究佛教、建筑、雕刻、绘画、书法的艺术宝库。

  36年来,赵立春等研究人员不仅完成了对响堂山石窟的全面断代、编号,还对造像风格、刻经书法等内容做出了权威的论述。在他们的努力下,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艺术遗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这些佛像的背后,是1000多年来的历史沉淀。”赵立春说,他希望更多的、不同学科的专家学者加入到响堂山石窟的保护与研究之中。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4月30日,赵立春(左)在南响堂山石窟内和同事探讨石窟保护工作。

  赵立春是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响堂山石窟艺术博物馆馆长,1985年以来,他一直致力于响堂山石窟的保护研究和文化挖掘,国内外学术界都称他为“赵响堂”。

  响堂山石窟始凿于北齐年间,分南北两处,相距15公里。作为国务院第一批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响堂山石窟是研究佛教、建筑、雕刻、绘画、书法的艺术宝库。

  36年来,赵立春等研究人员不仅完成了对响堂山石窟的全面断代、编号,还对造像风格、刻经书法等内容做出了权威的论述。在他们的努力下,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艺术遗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这些佛像的背后,是1000多年来的历史沉淀。”赵立春说,他希望更多的、不同学科的专家学者加入到响堂山石窟的保护与研究之中。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4月29日,赵立春在北响堂山石窟内介绍佛教造像。

  赵立春是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响堂山石窟艺术博物馆馆长,1985年以来,他一直致力于响堂山石窟的保护研究和文化挖掘,国内外学术界都称他为“赵响堂”。

  响堂山石窟始凿于北齐年间,分南北两处,相距15公里。作为国务院第一批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响堂山石窟是研究佛教、建筑、雕刻、绘画、书法的艺术宝库。

  36年来,赵立春等研究人员不仅完成了对响堂山石窟的全面断代、编号,还对造像风格、刻经书法等内容做出了权威的论述。在他们的努力下,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艺术遗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这些佛像的背后,是1000多年来的历史沉淀。”赵立春说,他希望更多的、不同学科的专家学者加入到响堂山石窟的保护与研究之中。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4月30日,赵立春在响堂山石窟艺术博物馆内查看展出的佛教造像。

  赵立春是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响堂山石窟艺术博物馆馆长,1985年以来,他一直致力于响堂山石窟的保护研究和文化挖掘,国内外学术界都称他为“赵响堂”。

  响堂山石窟始凿于北齐年间,分南北两处,相距15公里。作为国务院第一批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响堂山石窟是研究佛教、建筑、雕刻、绘画、书法的艺术宝库。

  36年来,赵立春等研究人员不仅完成了对响堂山石窟的全面断代、编号,还对造像风格、刻经书法等内容做出了权威的论述。在他们的努力下,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艺术遗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这些佛像的背后,是1000多年来的历史沉淀。”赵立春说,他希望更多的、不同学科的专家学者加入到响堂山石窟的保护与研究之中。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4月30日,赵立春在响堂山石窟艺术博物馆内查看展出的佛教造像。

  赵立春是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响堂山石窟艺术博物馆馆长,1985年以来,他一直致力于响堂山石窟的保护研究和文化挖掘,国内外学术界都称他为“赵响堂”。

  响堂山石窟始凿于北齐年间,分南北两处,相距15公里。作为国务院第一批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响堂山石窟是研究佛教、建筑、雕刻、绘画、书法的艺术宝库。

  36年来,赵立春等研究人员不仅完成了对响堂山石窟的全面断代、编号,还对造像风格、刻经书法等内容做出了权威的论述。在他们的努力下,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艺术遗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这些佛像的背后,是1000多年来的历史沉淀。”赵立春说,他希望更多的、不同学科的专家学者加入到响堂山石窟的保护与研究之中。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