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背课文记不住奥特曼名字门清 小卡片缘何如此大魅力
首页> 时政频道> 国内 > 正文

背课文记不住奥特曼名字门清 小卡片缘何如此大魅力

来源:法治日报2022-08-06 09:21

  “大家都玩,一定是因为好玩!”今年9月即将升入小学三年级的北京男孩恺恺,自从3年前接触奥特曼卡片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暑假,家长管得没那么严,恺恺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买卡片和玩卡片上。

  恺恺最早接触奥特曼卡片是在幼儿园,上一年级的时候开始迷上了玩卡片,经常央求爸爸妈妈给他买卡片,被拒绝后就找爷爷奶奶买。让恺恺妈妈担忧的是,今年暑假,恺恺几乎没有其他兴趣爱好,在家、出门甚至睡觉都抱着卡册,一边翻还一边念叨各个奥特曼的名字,“背课文记不住,记奥特曼的名字倒是门清”。

  一张小小的卡片,缘何有如此大的魅力?

  《法治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校园附近的小卖店和文具店里,奥特曼卡片成了当之无愧的“顶流”,摆放在显位;在电商平台,月销量数万的店铺也不少见,销量好的光评论就达50万+。不少家长抱怨,孩子沉迷于此,花费了大量精力、金钱,奥特曼卡片已经成为影响孩子健康成长的“毒瘤”。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有必要在制度层面对形形色色的“盲盒”“卡包”等立规矩、画红线,禁止销售带有博彩性质、容易引发购买成瘾的商品和游戏。家长要及时发现、合理引导,监管部门应对生产和售卖“盲盒”卡片的商店予以处罚,学校应明令禁止玩耍“盲盒”类卡片。

  形成卡片置换文化

  为融入圈子而购买

  北京男孩豆丁今年8岁,买第一包卡片是为了融入“圈子”。

  “班上至少有一半男生都在玩,下了课就一起讨论抽到了哪张牌。有一次,我好奇地问他们,这个好玩在哪,有个同学直接扒拉我说‘不懂别在这站着’。”豆丁说,为了能“站在圈子里”,他就让接送自己放学的姥姥每天给他买一两包卡片。

  上小学五年级的北京男孩轩轩也有相似的遭遇。“班上有个同学花了1万多元购买卡片,拥有的卡片填满了好几本卡册。有时候同学们都围着看、一起讨论,我也想凑上去,但人家根本不搭理我。”

  这也是不少小朋友最初购买奥特曼卡片的原因。当越来越多的小朋友开始玩卡游,并相互交换收藏、展开交流时,卡片置换的文化就会在班上流行起来,吸引更多小朋友加入。

  记者走访了北京30多名玩卡片的儿童后了解到,其中大部分都是通过同学介绍才开始了解卡片的。压岁钱和零花钱是购买卡片的主要资金来源,压岁钱的金额也决定了拥有卡片数量的多少。

  其中,不乏单次购买金额较大的。11岁的子航在班级里是公认的卡片“收藏家”,而要得到这样的“地位”,他每周购买卡片的费用都在百元以上。

  “我有个朋友,他妈每次给的零花钱最少有100元,都用来买卡片了,我估计他有一万张卡。”子航说,不过卡的数量并不是最令人羡慕的,卡的等级才是大家关注的重点,拥有更多稀有卡的小朋友,往往能收获更多好朋友。

  对此,在北京某小学教授心理健康课程的杨老师认为,大家都玩的时候你不玩,你可能就没法融入这个群体。从这个意义上说,买卡集卡本身没有什么问题。有的未成年人通过积攒、交换、赠予等方式,在一定范围内寻找新的友谊。

  杨老师告诉记者,他曾追踪过几个沉迷奥特曼卡片的男孩子,发现与正常社交属性的不同之处在于,游戏卡片有一个沉迷机制,即商家持续不断推出新卡、所谓稀有卡片,吸引孩子不停地追着买,“一开始花少量的钱就可能获得一些稀有卡片,形成吸引力,然后买着买着就上瘾了”。

  购买卡片像拆盲盒

  具有初级博彩性质

  采访中,不少小朋友说起奥特曼卡片时如数家珍。

  “奥特曼卡片分为不同的稀有度等级,从 R、SR、SSR到SGR、UR、MR等,稀有度越高的卡片攻击力通常也越高。”子航说,要想在同学间炫耀一下,必须得有一张高稀有度的卡,而为了获得这种卡就需要不断地购买,且新发售的卡一定比以前发售的卡攻击力更高、更炫酷。

  据介绍,卡片的主要玩法是集换式游戏,不仅可以用来对战,还会不断推出新的系列、款式和套装。因此,抽到稀有卡成了无数未成年消费者的梦想,但用“过来人”的话说,就是“玩家永远在收集的路上,却又永远无法拥有全部稀有卡片”。

  豆丁很喜欢这种开盲盒的感觉,据他的经验,一次性买3包一定会有稀有卡。一名受访小朋友告诉记者,因为资金有限,他一般只买含有8张卡片的5元卡包,能否抽到稀有卡就完全得看运气了,“有一次,我在5元包里抽出了梦比优斯的签名卡,让其他小伙伴羡慕不已”。

  8月2日下午,当记者在北京西城一家卡游线下店选购了两盒限量款奥特曼卡片时,几个小朋友立即围了过来,说想要帮忙拆卡包。一名小朋友说,自己并不想要卡,只是单纯地喜欢拆卡包的快感。拆完以后,丢下一句“没什么好卡”就跑开了。

  在北京西城一家售卖奥特曼卡片的店铺工作的李女士告诉记者,卡游门槛级的消费在一年两三百元,但也有一年花几万元的,“一些家庭优越的孩子,可以为了一张想要的卡购买大量卡包,一边拆一边往垃圾桶里扔不想要的卡”。

  “商家根据动漫形象开发卡片,将卡片作为商品对外出售,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商家将所谓的稀有卡片,随机与普通卡片放在一个包里销售,便具有博彩的属性了。”杨老师说,这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游戏行为,而是流行于未成年人群体之间的一种初级博彩行为。

  “那段时间,只要手里有钱就去买,并且想尽办法搞钱买卡。”一名曾沉迷卡片的北京初中学生告诉记者,每次拆开卡包前,总有心跳加速的感觉,好像在开宝箱,一旦抽到稀有卡就会瞬间兴奋地跳起来,连续抽不到好卡片就会很失落。“有一次,我花20元就抽到了HR卡片,那种感觉就像买彩票中了500万元大奖一样。”

  卡片聚会享受赞叹

  卡片对战疯狂买卡

  “放学回到家,小区里的小朋友们就会带着卡册一起出来玩,展示卡片,或换卡、送卡。如果有人拿出一张绝版SP卡,大家瞬间就兴奋起来,一堆人围着他交流,这就是卡片聚会。”今年8岁的小涛是一个卡片“发烧友”,相比别的小朋友,家里开超市的他站在了卡片“食物链”的顶端。

  用小涛的话来说,他轻易不出手,只有遇到了与自己旗鼓相当的“收藏家”才会和他们换卡。在这种聚会上,别人有的稀有卡小涛通常都有,“我就是享受来自其他人的赞叹,比如‘你咋有这张卡了,这张只能在一弹荣耀里才能抽到’,这种懂行人的夸赞听起来最爽”。

  此外,互相送卡还是低龄卡友们社交的一种方式。“有一次,好朋友送了我一张假卡,我发现后就决定以后再也不把他当做好朋友了。”豆丁说,如果有人送了自己真卡,并且还是稀有卡,那这个人以后就是自己的“铁哥们”了。

  除了换卡、送卡,卡片对战也是受访卡友们的兴趣所在。

  恺恺说,对战的规则非常简单,一般大家会先判断卡片的真假,之后根据各个卡片上标注的防御和进攻数值一较高下。为了避免一直输,大家新增了石头剪刀布的玩法,根据输赢定对战输赢,输方需要将自己对战所用的卡片送给赢家。

  “如果可以通过对战赢得一张自己没有的稀有卡,那简直是幸福感爆棚。”恺恺说,对战是他买卡片的主要目的,有时候对战输了,自己就疯狂买卡,恨不得立刻把所有的卡片都赢回来。

  豆丁正在利用这个暑期研究对战战术,目前的“研究成果”是:R卡等级最低,可以先出等级比较高的卡,赢别人的卡;如果只剩R卡,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赶紧撤离,等自己抽到高级卡再与别人对战。

  谈起卡片眉飞色舞

  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采访中,多位家长都表示无法理解为何小孩子会如此喜欢奥特曼卡片。“我不觉得这些卡有啥价值,不懂这些卡片的魔力在哪,但孩子一有空就摆弄,谈起卡片眉飞色舞。”一位北京家长忧心忡忡地说道,“夏令营说太热不想去,网课说太累也不上,每天就窝在小区附近的公园里琢磨卡片,感觉这孩子要‘废’了”。

  “我们班有几名同学,以前还是班干部,后来渐渐迷上了卡片,学习成绩退步;他们还总抢其他同学的稀有卡,被老师发现后严厉批评了。”轩轩说。

  因为沉迷卡片而导致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的案例,在受访同学口中比比皆是。

  对此,中国家庭教育学会儿童教育专家宗春山认为,青少年以游戏为目的,希望购买奥特曼卡片的本质是娱乐和社交。爱玩是儿童的天性,但这种盲盒式卡片、盲盒式文具等带来的刺激感,远胜于传统游戏。与成年人购买盲盒不同,未成年人对这样的刺激抵御能力更低。而面对盲盒这种新鲜事物,我国尚没有对盲盒类产品销售制定全国性法规,让未成年人过早接触此类商品是否合适,值得商榷。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家长应该积极参与,多给孩子一点陪伴。(本报记者 赵 丽 本报实习生 贾靖枭)

[ 责编:丁玉冰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宋瓷·五大名窑特展亮相成都博物馆

  • 创意时尚元素扮靓夏日“冰城”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四川省华蓥市禄市镇姚家塝村在灼灼其华的紫薇花和翻着金浪的水稻点缀下,恰似一幅恢宏绚丽的锦绣画卷。
2022-08-05 10:34
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镇珍珠列岛碧波涟漪,远山、翠岛郁郁葱葱,苍翠欲滴,美不胜收。
2022-08-05 10:31
2022年8月3日,由中铁十一局施工的湖北省襄阳市环线提速改造工程跨襄阳北编组站大桥T3主墩顺利实现转体。
2022-08-04 10:01
近年来,该县大力推广蜜蜂养殖产业,通过"公司+合作社+蜂农"的发展模式,形成了集养殖、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产业链,拓宽了农民的增收渠道。
2022-08-01 09:58
2022年7月29日,河南省三门峡市西闫乡东吕店村农民为铁棍山药进行管护作业。盛夏时节,豫西大地黄河南岸广袤的田野里,红薯、铁棍山药、葡中药材等农作物长势喜人,农民们正抢抓农时进行管护作业,田间地头一片忙碌景象。
2022-07-31 22:15
2022年7月28日,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钦工镇条沿村1500亩梨园内,脆甜可口的翠冠梨挂满枝头,农户们忙着采摘、装箱、运输,呈现一片繁忙的丰收美景。今年夏天持续高温,市场行情看好,预计全村梨子总销售超千万元,人均增收超2000元。
2022-07-30 17:04
2022年7月26日,辽宁省沈阳市30余位小学生在辽宁猎鹰国防教育基地参加暑期国防教育夏令营活动。八一建军节前夕,学生们通过军事拓展项目训练,培养自主独立的生活习惯和吃苦耐劳的意志品质,同时增强了学生们的国防意识。
2022-07-29 11:42
湖南张家界市武陵源景区天子山索道工作人员对索道运行设施进行安全检查。该景区在做好疫情防控、预约游览等服务保障措施的基础上,加大对景区内高空客运索道的安全隐患排查力度,保障高温天气下旅游接待安全。
2022-07-27 10:36
2022年7月24日,河北省遵化市团瓢庄乡山里各庄村在废弃尾矿上修建的景区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2022-07-25 10:44
2022年7月22日,江苏省宿迁市宿迁印象·袁家村,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跑驴(丁嘴跑驴)非遗传承人在为游人表演
2022-07-23 14:13
2022年7月20日,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阜溪街道龙胜村小山漾淡水珍珠养殖基地,养殖户在采收珍珠蚌。
2022-07-21 10:46
2022年7月18日,有着“天鹅之城”美誉之称的河南省三门峡市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湖面上密密层层的荷叶铺展开去,与蓝天白云城市相连接,犹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2022-07-20 10:41
2022年7月17日在江苏启东中远海运海工码头拍摄的世界首艘3000吨级自升式风电安装船。
2022-07-19 15:53
国家重点工程常益长高铁铺轨成功通过由中铁五局承建的常益长高铁全线控制性工程——资水特大桥,为常益长高铁建设早日通车运营奠定坚实基础。常益长高铁资水特大桥全长9267.57米,是常益长高铁全线的重点控制性工程。
2022-07-18 19:00
2022年7月18日,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漳扎镇中查沟,无人机航拍晨雾环绕中的森林“地球仓”。这是去年9月,刚刚建成的地标性旅游配套设施,进一步提升了游客的旅居服务品质。
2022-07-18 16:51
2022年7月17日,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漳扎镇中查村,游客骑行在生态如画的景色中。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以及学生暑假的到来,九寨沟的旅游逐渐热了起来。
2022-07-18 15:41
2022年7月15日,福建省德化县公安局交通民警联合乡镇派出所开展夜查酒醉驾专项整治行动。当晚,民警深入娱乐场所周边开展交通安全宣传,全力遏制酒醉驾违法多发势头,切实防范夏季交通安全风险。
2022-07-15 17:57
金山岭长城现云海景观
2022-07-15 11:03
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分公司设立了专用绿色通道,派出专人专车,确保高考录取通知书准确、安全、及时送到被录取的考生手中。
2022-07-15 10:37
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那拉提空中草原茂盛的青草犹如绿色的地毯,万紫千红的花海随风摇曳。
2022-07-12 10:42
加载更多